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面對越軍瘋狂的進攻 他選擇最後撤出陣地

时间:2020-07-23 10:30:31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黃吳榮,廣西邊防部隊某部七連七班副班長,一九七六年三月入伍,一九七八年二月入黨,傢庭出身貧農,初中文化程度,廣東潮陽縣人。在自衛還擊戰中,他先後參加三次戰鬥,打死打傷四十多名敵人。中央軍委授予他“戰鬥英雄”的榮譽稱號。

  彩旗、鮮花和松枝搭起的座座彩門,象母親張開的雙臂,把從前線歸來的兒女迎入懷抱。

  部隊已於昨晚勝利撤回,留在六一二高地阻擊尾隨之敵的七連,直到今天清晨還沒有消息。一部分指戰員急切地凝視著南來的大路。路邊幾株棕櫚樹,也好象在引頸眺望……

  翻飛的國旗下,師團首長焦急地鍍著步,而心情此腳步更加沉重。這些經歷過戰爭的老兵深深懂得,戰場上什麼意外都可能發生……

  一

  這是昨天,東線戰事已接近尾聲。七連突然接到命令,立即開赴龍頭一線,扼守612高地,掩護主力班師回國。

  入越作戰以來,七連雖然打過兩個漂亮仗,但這些年輕的戰士總覺得不過癮。為瞭維護祖國的尊嚴,嚴懲越南強盜,他們多麼想更多地消滅敵人啊!

  現在,一聽說要打後衛,連隊沸騰瞭,戰士雀躍瞭!副班長黃吳榮連日霧鎖的心頭,也裂開瞭歡笑的雲縫。

  612高地突起在丘陵之中,兩條山腿問東伸展,恰如張開的鉗子死卡住這公路的咽喉要道。越正規軍三三八師正以一個加強團的兵力往這兒撲來,企圖趁我撤兵之際,撈點稻草。

  面對數倍於我的敵人,能否保證主力部隊順利北撤?能否給屢遭慘敗的338師再一次重創?那就要看高地上的守衛者瞭!

  ……夜幕漸漸落下,明晃晃的月光在陣地上灑下一層銀輝,神秘而寂靜。戰士們瞪著帶火的眼睛,警惕地觀察著,等待著……

  “砰——”

  淒厲的槍聲劃破夜空,一道紅色彈光從夜空劃過。激烈的槍聲同時在東西兩側響起。敵人的進攻在預料中開始瞭。從槍聲判斷。西路敵人襲擊的位置,恰好是山後腰的炊事班陣她。好狡猾的傢夥!他們一面從正面沖擊,一面又偷偷迂回到山後,夢想從我防禦的薄弱環節來個攔腰突破,然後分割包圍,吃掉七連。

  敵人沖鋒的狼嚎般的嘶叫已經隱隱入耳,機槍子彈象驟雨落在高地四周,來勢兇猛。

  山後腰突然變成瞭前沿,而炊事班隻有七支步槍,火力很弱,一旦失守,將使我腹背受敵,後果不堪設想。

  “三排長!”連長急促命令:“你帶七班副黃吳榮和七班機槍手火速趕往炊事班陣地!”

  “是!”黃吳榮和機槍正副射手王子靈、常禮標應聲挺出,在排長鐘福才帶領下,迅速向山後運動。

  連指揮所和炊事班陣地隔著一個小山包,敵人正對這裡進行著火力封鎖。當黃吳榮機靈地從左側爬到前沿,正前方突然一亮,敵人的曳光彈象條條噴火的毒蛇從頭頂擦過,一顆炮彈拖著長長的哨音,“轟”的一聲在身後爆炸瞭。他猛回頭,兩名機槍射手已經躺倒在血泊裡,排長也負傷瞭。

  黃吳榮急轉身子,要去救護雙腿已被彈片炸傷的排長,排長命命道:“快上,保住陣地要緊!”

  黃吳榮稍一躊躇,一咬牙,旋風般地沖向炊事班陣地。

  炊事班陣地的前沿正彌漫著嗆人的硝煙,敵人的第二次進攻剛被擊退,黃吳榮把增援中途慘遭意外的情況,向正在這裡指揮戰鬥的指導員蔡寧作瞭報告。臺灣籍的蔡指導員也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聽著小黃哽咽的哭訴,差點要沖出陣地,和敵人血拼一場。但他很快冷靜下來,命令黃吳榮帶領炊事班新兵黎雪剛占領頭道塹壕,以形成兩道防線,鞏固陣地。

  頭道塹壕與這裡相距十幾米遠,一條弧形通道,長約百米,白天,黃吳榮已經留心觀察過這裡的地形,三十米以內是一片光禿禿的陡坡,三十米以下的山腰地段,遍佈一人多高的樹林和半人深的草叢。黃吳榮心裡盤算著,三十米以外便於敵人躲藏和逃跑,三十米以內,便於我殲敵,好!咱們就三十米內見。

  二

  當黃吳榮和黎雪剛順著交通溝搜索前進時,頭道塹壕險些落於敵手。黑暗中,右前方一路敵人正向塹壕靠近,有兩個己經跨過壕溝,鬼頭鬼腦向上摸去。黃吳榮端起槍,瞅準線串似的敵人。一聲猛喝,“打!”“噠……”一梭子彈象鐵帚掃過,壕前幾聲淒厲的慘叫。與此同時,小黎的手榴彈也在敵群中開瞭花。驚恐萬狀的敵人以為遇到瞭埋伏,丟下十來具屍體倉皇潰散瞭。

  他倆順著塹壕向西搜索,“噠……”突然,就在前面不遠處有人放槍。黃吳榮急忙拉小黎閃到一邊。細聽,槍聲是朝著炊事班的方向。原來,三四個越南鬼子已經鉆進瞭西邊頭道塹壕。黃吳榮斷定敵人並沒有發現他倆。於是,貼身壕壁,偷偷摸瞭過去,照頭一梭子,洞裡“撲撲通通”幾聲悶響,又倒下幾具敵人的屍體。

  塹壕清理完畢,黃吳榮和小黎才定下神來,選定瞭幾個射擊掩體,等待敵人的第四次沖鋒,為瞭防止帽徽反光暴露目標,他們把軍帽壓成鴨舌形,隻露出二對警覺的眼晴。

  火光如長空閃電。子彈象滿地潑雨,敵人開始瞭瘋狂反撲。沖上來瞭,三十米、二十五米、二十米……黃吳榮猛地摳動扳機,牙咬得格格響,朝著敵人隊形最密集的地方掃射過去。“嘿,真過癮!居高臨下,勢如破竹”,記不清這是哪課書上的詞句瞭,此時,黃吳榮覺得情景真貼切!鬼子應聲栽倒,屍體順著斜坡滾動。不一會。山腰裡,敵人的機槍同他射來,黃吳榮把頭一低,閃電般跳到另一個掩體,撥出顆手榴彈“嗖”地扔去,隻見火光一閃,敵機槍拋上天,兩個射手被炸得血肉橫飛。正在另一側射擊的黎雪剛,情不自禁地跳起來歡呼:“七班副,炸得好哇!”黃吳榮忙撲上去,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厲聲喝道:“趴下!”一陣密集的彈雨擦頂而過,打在壕壁上,小黎抖抖滿腦袋塵土,伸伸舌頭,笑瞭。

  樹在動,草在響,人影在晃。敵人硬沖吃瞭虧,重新調整瞭隊形,疏散問上移動。樹叢裡。敵人用中國話喊著:“你們被包圍瞭,快投降吧!繳槍不殺!”

  “特工隊!”黃吳榮腦子一閃。不然,哪來的這麼多人會說中國話?哦,想到就是眼前這些傢夥,侵擾邊境,焚我村寨,打死打傷我無數同胞,他的血液沸騰瞭!他象看到濃煙滾滾之中燃燒的房舍,他象聽到母親屍體旁兒童的悲啼……仇恨扭得臉也變瞭形。好吧!你要我繳槍,我要你交命!他邁速把槍平過來,“噠噠噠……”從左到右一路橫掃,槍口饑渴地抖動著,好象不是噴出彈火,而是要吞進敵人!

  指導員看一線緊張,又派戰士李合幅從二道塹壕下來支援。小李隨身帶來一百四十多發子彈。黃吳榮打得性起,叫小李專門壓子彈。空彈夾一丟,手一伸,小李急忙把壓好的彈夾遞給他,也不知打瞭幾個彈夾,剛才還在狂叫的敵人再也不吭聲瞭,濃煙卷著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氣中翻滾,蔓延……

  大概敵人惱怒瞭,對著這隻有三人固守的前沿陣地,集中瞭他的全部火力,打得掩體前亂石飛濺,塵土飛揚。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