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1950年美國為什麼介入朝鮮戰爭?

时间:2020-07-23 10:30:23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1950年6月25日,在中國東鄰朝鮮半島上發生瞭一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規模最大的局部戰爭。朝鮮戰爭給半島的南北雙方都造成瞭巨大的生命財產損失,也改變瞭亞洲乃至世界的戰略格局。


  朝鮮戰爭


  中國在這場戰爭爆發四個月後“以志願軍名義”派兵參戰,確是迫不得已,不過最終還是達到瞭維護我國安全和履行國際義務的雙重目標。斯大林等人在朝鮮戰爭前的決策雖有重大錯誤,毛澤東在戰時的決策還是高明的。朝鮮戰爭是以平局結束的,抗美援朝戰爭卻取得瞭偉大的勝利!


  熟悉歷史的人應該知道,“朝鮮戰爭”與“抗美援朝戰爭”是既有關聯又有重大區別的兩個概念。前者於1950年6月25日爆發,後者從1950年10月25日正式開始。對6月25日開始的朝鮮戰爭,朝鮮政府一直稱為“祖國解放戰爭”,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傢將那場戰爭統稱為“朝鮮戰爭”,而韓國方面出於自尊則稱為“韓國戰爭”(後來亦有稱“6·25戰爭”或簡稱“韓戰”)。朝鮮戰場的參戰各方對戰爭有不同稱謂,主要是因為參與此戰的目標有重大差異。


  對中國人而言,隻是在每年10月25日這個志願軍參戰日舉行紀念“抗美援朝戰爭”的活動。抗美援朝戰爭的目標,隻是援救危在旦夕的鄰邦並“保傢衛國”,對此前四個月的戰事國內戰史書中往往一帶而過,因為有許多忌諱之事不便深談。上世紀90年代以後,俄羅斯檔案解密,國內許多人也比較清楚地瞭解到朝鮮戰爭(並不等同於抗美援朝戰爭)的起因,自然更應該隻紀念對中國而言有重大意義的“10·25”。


  朝鮮戰爭於1950年6月25日開始時,原來是北南雙方的內戰,兩天後因美國參戰變成國際戰爭。在此之前,李承晚為總統的韓國政府叫嚷要“北進統一”,金日成領導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則要實現“祖國解放”。現在國際上有人總想炒作“在朝鮮誰打響第一槍”,其實自1948年末蘇軍撤出朝鮮和1949年美軍撤出朝鮮後,對峙的北南雙方相互之間便槍聲不斷,三八線兩邊的戰鬥在1949年末至1950年初已上升至營級規模,最終演變為力量處於強勢的一方發動大規模攻勢以謀求實現統一。


  回顧當初朝鮮民族的分裂和內戰,恰是美蘇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劃分勢力范圍的惡果。1945年8月日本投降時,美蘇兩國以北緯38度線為界在朝鮮劃界而治,雙方各自的占領區內都建立瞭宣佈代表全朝鮮的政府,這便種下瞭內戰的種子,美蘇撤軍後的南北爭端仍未能擺脫兩大國在冷戰中對峙相爭的影響。


  美國鑒於李承晚政權的軍事力量弱於北方,反對其“北進”而要求取守勢。1949年末以前,斯大林也一直反對朝鮮人民軍南進,看到中國革命勝利時美國並未幹涉態度才有所改變。


  1950年1月12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在“美國基本立場講話”中談到西太平洋防線從阿留申群島、日本到菲律賓,未提到南朝鮮和臺灣。據當年斯大林身邊的工作人員回憶,這篇講話斯大林研究瞭很久,後來解密的俄羅斯檔案證明1月30日這天,斯大林致金日成的電報便改變瞭原來的態度。隨後的事實卻證明,斯大林等人對美國反應的判斷出現瞭重大戰略錯誤。2月14日中蘇同盟條約簽訂後,美國高層馬上為“丟失中國”發生爭吵,對於尚能控制的南朝鮮絕不肯放棄,並在積極尋找幹涉朝鮮、臺灣的行動借口。


  對朝鮮內戰前的戰略決心,中國方面得到消息的時間已經很晚。現在已經公佈的俄羅斯檔案說明,1950年4月,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兼政府首相金日成、勞動黨副委員長外相樸憲永訪問蘇聯後,又於5月中旬到達北京,向毛澤東通告瞭斯大林已經同意的大致方案,並說不需要中國提供援助。隨後斯大林雖在電報中說瞭一句應由中朝同志共同商量決定,實際是把既成事實擺在面前,毛澤東從當時的意識形態或國傢關系出發都不便反對他人已經確定之事。金日成、樸憲永離開北京一個多月後,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


  四十多年後,當時任中央政治秘書室主任並在毛澤東身邊擔任俄文翻譯的師哲在1992年出版的回憶錄《在歷史巨人身邊》中這樣寫道:“戰爭爆發後,我們才得到消息。”這句話雖簡短,卻大有深意。當時師哲在毛澤東身邊處理文電特別是同蘇聯往來的電報,不過在國內公開出版物中不便多談這段史實。1989年他曾向筆者詳細敘述過此事的來龍去脈。1992年他在向旅美大陸學者陳兼口述回憶錄時,也說明戰爭爆發後朝方才來瞭一名校官通報情況(此回憶錄在美國已經以英文出版)。


  抗美援朝


  當然,朝鮮爆發內戰屬於其本國的內政,美國卻操縱聯合國誣蔑朝鮮北方“侵略”瞭南方。自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筆者在參加一些國際研討時同美國學者就朝鮮戰爭的許多事實能一致認定,不過經常對戰爭開始時的一個用詞發生爭執。美國人總是用北方“入侵”(invade),本人則堅持不能用此詞,隻能說6月25日當天“內戰開始”。這一個用詞之爭,其實關乎到戰爭的性質。因為按照國際公認的準則,國內戰爭隻有進步和反動之分,“侵略”一詞隻適用於國傢之間。朝鮮南北兩方從來都隻承認有一個朝鮮,雙方無論是誰先采取行動,都不能稱為“侵略”。如同美國19世紀的南北戰爭一樣,不能說北方“侵略”瞭南方。美國武裝幹涉朝鮮內政並乘機占領臺灣,阻止中國實現統一,才是名符其實的侵略。美國的武裝幹涉朝鮮,使戰爭的性質迅速起瞭變化:對美國來說是一場侵朝戰爭,整個朝鮮戰爭也由其本國內戰變成一場許多國傢參加的國際局部戰爭。以國際準則來看,美國幹涉他國內政的霸權主義無疑是造成戰爭擴大的原因,自然是這場國際沖突的罪魁。從鬥爭策略角度看,當時在國際共運中居於領袖地位的斯大林也有嚴重的判斷錯誤,而交戰者又隻考慮自身而未多考慮外部因素。


  朝鮮內戰演變成這樣一種嚴重的結果,是當時的蘇聯和中國領導人始料不及的。朝鮮戰爭作為冷戰時期的第一場大規模熱戰,造成瞭小國把大國拖入現代局部戰爭的後果(當時的蘇聯外長莫洛托夫晚年在回憶中也認為是朝鮮把蘇聯拖進去的,赫魯曉夫回憶錄也有同樣的觀點),到頭來又加劇瞭冷戰。美國以“聯合國軍”的旗號糾集起盟國組成國際反共陣線,給當時的社會主義陣營造成瞭非常不利的局面,對新中國的危害則更為嚴重。面對美國出兵朝鮮,斯大林當即表示瞭退縮,撤退在朝軍事顧問。朝鮮人民軍的主力卻傾力南進,企圖在美軍未到達時解放全朝鮮,結果在洛東江前線受阻僵持50天,美軍又於9月15日在其後方仁川登陸。9月下旬戰局惡化時,金日成向蘇聯求援,斯大林表示不能出兵,要他向中國求助。


  1950年10月1日,金日成向中國請求派兵援助,斯大林的意向也要中國出兵,並願意向中國提供武器並在費用上由雙方“共同負擔”(最後落實為按“出廠價五折”對華計費)。10月上旬美軍越過三八線向鴨綠江邊撲來,此時新中國已無法解決臺灣問題,若在朝鮮問題上再次示弱,美國勢必得寸進尺,中國面臨的外部環境將更為惡劣,國內反動氣焰也會增高。面對這種嚴峻的形勢,毛澤東以其獨有的魄力顯示瞭“補天”之功,以出兵參戰的方式扭轉危局,達成瞭當時情況下對新中國最有利的結果。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