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庫拉灣海戰美軍是怎麼和日軍交火的?雙方損失如何

时间:2020-08-05 13:34:14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發現日軍編隊後的幾分鐘裡,美軍編隊沒有立即開火,一個問題困擾著戰鬥情報中心專傢。因為科隆班加拉島上高聳的山坡回波掩蓋瞭目標,他們無法判斷面前究竟有多少艘敵艦、分別是什麼級、如何配置和航向如何,也無法區分第2運輸隊的4艘驅逐艦。此時,一切就看指揮官的臨場判斷瞭。1時49分,安斯沃思少將斷言有2隊敵艦,總數7到9艘。為瞭保持攻擊最有利的陣位,他命令航向向右調整60度,恢復到302°。現在距離11000碼。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因為先敵壓制十分重要,他不想出現類似上一次“斯特朗”號那樣的情況。同時,安斯沃思決定在中等距離上用雷達引導火炮射擊。現在雷達屏幕顯示,第2群的4個目標為大船,因此他命令“傑金斯”號和“拉德福特”號與巡洋艦一起射擊它們,而“尼古拉斯”號和“奧邦農”號對付不遠的目標。1時54分他下令開火。當驅逐隊指揮麥金納尼(Mclnerney)上校詢問使用什麼武器,旗艦回答:“使用一切武器,但火炮優先。”


  在下令開火後,安斯沃思少將再一次修正瞭他的命令,因為他認為在相對接近美軍的那支艦隊後方1萬碼處的大船(第2運輸隊)並不存在。他下令巡洋艦全部火炮集中射擊距離較近的那支編隊。“跟隨前艦,同時轉向與敵艦反向。”1時56分,距離7000碼。本該射擊瞭,但是“海倫娜”號卻沒有找到目標。1分鐘後,當秋山的艦船清晰地出現在左舷6800碼處時,第一炮打響瞭。這些軍艦,尤其是“海倫娜”號噴射出刺目絢爛的火焰。這是因為“海倫娜”號上沒有無焰火藥,而其他軍艦的無焰彈也隻夠最初的3到4次齊射所需。



  美軍開火時,日本驅逐艦正位於一個極佳的瞄準點,但是“新月”號並沒能及時發射致命的魚雷,美軍艦隻的第一次齊射就徹底壓制瞭它。6英寸炮彈雨點般落在它的軀體上,擊毀瞭舵機傳動設備,它很快就劇烈燃燒著,搖搖晃晃離開隊列。不過對日軍來說更為糟糕的是,美軍的炮彈摧毀瞭“新月”號的艦橋,正在那裡指揮戰鬥的秋山少將和參謀人員都魂歸九段坂。現在日軍三支分隊各自為戰瞭。2時12分,在美軍開火僅15分鐘後,“新月”號快速沉沒――極少數人獲救。未遭到射擊的“涼風”號和“谷風”號進行瞭日軍編隊唯一的反擊――朝美軍炮口閃光處發射瞭16枚49節的長矛魚雷。然後兩艦在美軍的彈雨中,一面施放煙幕,一面向西北撤退。


  與巡洋艦不同,美軍驅逐艦在好長一段時間保持沉默。其中,老艦“奧邦農”號上經驗豐富的艦長唐納德J麥克唐納(Donald J.MacDonald)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最好是象瓜島戰鬥中的那樣,采取魚雷攻擊而不是使用火炮。盡管他的炮術長提出完美的炮擊方案,他仍然不予批準,直到他確定喪失瞭魚雷攻擊機會,才放棄固執的想法。領先很遠的“尼古拉斯”號和緊跟在巡洋艦後面的“傑金斯”號也面臨同樣的問題,所以當魚雷未發射時,火炮並沒有開火。而“拉德福特”號則一直被“傑金斯”號擋住瞭視界,以至於該艦一直無法開火。


  假如按照過去純粹計算發射金屬的重量,安斯沃思少將的巡洋艦贏得瞭戰鬥的前5分鐘。有超過2500發6英寸炮彈向敵人傾瀉(美軍稱之為“6英寸機關槍”),而遭到的抵抗十分微弱。安斯沃思認為“幾乎消滅”敵人艦隊,但這實際上是錯誤的。日本護衛隊的3艘驅逐艦中僅有“新月”號沉沒,其他的2艘受損輕微:“涼風”號的探照燈損壞,前炮塔喪失戰鬥能力,1座防空機關槍彈藥庫燃燒,船體有些破孔,3人死亡。“谷風”號損失更輕,一枚啞彈擊中錨鏈卷揚機艙,食品艙進水。兩艦都成功得擺脫瞭美軍的攻擊。


  海倫娜的沉沒


  當“涼風”號和“谷風”號離開,美軍炮火稀落時,日軍第2運輸隊的船隻出現在美國軍艦雷達屏幕上。它們的距離13000 碼以30節向北航行。2時03分,反應敏捷的安斯沃思少將命令編隊後退,取航向112°。這樣就可以奪取有利的戰術T字位。但是還沒等美艦的信號兵將信號發完,日軍的長矛魚雷殺到瞭。一貫幸運的“海倫娜”號成瞭不幸的犧牲品,在2時04分到2時07分的短短3分鐘裡,它被連續擊中瞭3枚長矛魚雷。第一枚從1、2號炮塔之間炸斷瞭炸斷瞭整整四分之一艦長的一段艦艏。水迅速湧進船體,使船體兩頭如折疊一般。美軍艦隻立即離開該水域,在海倫娜第一次中雷時,安斯沃思就下令轉向。“聖路易斯”號艦長科林豐貝爾(Colin Campbell)下令向右大轉以避免與“海倫娜”號相撞,轉過一個大環,筆直得駛向東南東。



  中雷時,在“海倫娜”號輪機室裡,輪機長查理斯估錰克中校(Charles O.Cook)正站在儀表前,眼睛迅速地從一個跳到另一個,耳朵聽著6英寸火炮射擊時壓抑的嗚嗚(whoomf-whoomf)聲。突然間,軍艦遭到瞭魚雷攻擊。庫克看瞭儀表,蒸氣壓力正常。攻擊不在他的B區。當他的電話兵詢問各個崗位情況時,附近遭到瞭第二次猛烈的攻擊。這枚魚雷在2號煙道下面很深處爆炸。儀表顯示蒸汽壓力迅速下降。正常照明已經喪失,僅有模糊的緊急照明設備開啟。後部輪機測試,但是沒有回答,輪機轉速迅速下降。老練的庫克並沒有驚慌,他沉著地面對危機,仔細分析問題出現的原因。這些問題顯示出魚雷命中前主機艙和3號鍋爐艙之間,艙室之間已經斷裂。他知道,這意味著4號鍋爐艙也進水。他詢問艦橋,發現電源也斷瞭。現在人的生命更重要,他命令打開裝甲艙門,借助微弱的緊急照明,讓手下這群黑人逃往甲板,僅留下6個人和他一起修理。接著是第3枚魚雷,距離第2枚擊中位置很近,船底象碎堅果殼般破裂。燃油噴到庫克和手下的臉上,他們聽見海水湧進瞭下面。必須馬上離開,當他們沖到第3層甲板,海水漫到瞭腳後跟。他們盡力想關上艙蓋,但是海水的壓力很大,他們借助另一個梯子登上第2層甲板,上升的海水沖倒瞭庫克,但他抓住鋼環,沒被沖走。在這裡,他遇到美國海軍後備隊上尉羅伯特E(Robert E.Beisang),他因為沒接到棄艦命令而帶領部下堅守崗位。Beisang不相信自己的崗位已經浸泡在油中,直到渾身油污的庫克出現在他面前。他們簡要地交換意見。Beisang說無法通信,一個水兵指出隔艙已經進水到達眼睛的水平,他們立即通過扶梯向上轉移,到達主甲板的時候,發現船尾已經高高翹起,船體分成兩截。一些人們掉進油水之中,拼命祈禱不要起火。隨著“海倫娜”號的後半部分逐漸下沉,艦的前半部分所剩下的殘骸也開始下沉,艦首也高高翹起。艦長塞西爾(Cecil)喊到“棄艦!” 通信官受瞭重傷,兩度昏迷,他擔心秘密文件和密碼。他的助手將袋子整齊地拖到甲板,丟棄在那裡。雷達官丟棄瞭雷達零件。C.I.C.軍官監督放下救生筏,筏邊扒滿瞭手。艦長塞西爾最後離開。他遊過滿是油污的海面,登上最近的一艘救生筏。6分鐘後,“海倫娜”號折斷,消失在300尋深的海水裡,船艏漂浮海面。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