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反思甲午海戰:火炮代差是北洋艦隊戰敗主因

时间:2020-07-22 09:52:55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一提到北洋海軍的火力,許多人就對"定遠"和"鎮遠"上裝備的那八門305毫米"克虜伯"後膛炮的威力津津樂道,誠然,這種主力艦級別的艦炮放到巨炮如林的列強海軍裡面並不算出挑,但是放在遠東地區卻絕對是巨無霸式的無敵存在。頗有"寶刀屠龍,倚天不出,誰與爭鋒"的氣概。而北洋海軍的火炮普遍具有口徑大、射程遠的優勢是當時輿論的一致看法;日方艦炮的射速優勢雖然也被輿論認同,但主流輿論普遍認為就艦炮火力而言,中日雙方各有千秋,甚至中方因為占據著射程的優勢還能略占上風,至少可以先敵開火搶得先機。


  基於這樣的認識前提,卻看到中日甲午大東溝海戰北洋海軍握有艦炮口徑和射程的優勢,也做到瞭先敵開火,而戰前輿論普遍猜測的勢均力敵場面並沒有出現,最後出現的場面卻是北洋海軍被一邊倒的壓制,於是乎,大跌眼鏡的輿論無法解釋這個"不科學"的結果,卻必須要有一個理由來進行解釋,所以才會有我們今天所接觸到的對北洋海軍的各種指責。


  說到底,有一個表面背後的問題被大傢忽略瞭,"口徑大、射程遠"和"射速快"相比真的是勢均力敵甚至略占優勢的麼?


  十九世紀六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後期的艦炮技術進步相對緩慢,後膛炮逐漸取代瞭前膛炮成為海軍艦炮的主流,但由於炮閂技術尚且處在發展的初級階段,炮閂開閉周期較長,客觀上限制瞭火炮的發射頻率(也正是因為後膛炮的不可靠和低效,所以前膛炮依舊在海軍裝備序列中存在瞭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另外由於當時的艦炮炮架普遍采用的是上下炮架相接的架退結構,帶耳軸和滑輪的上炮架承載炮身,托載在帶滑軌的下炮架上,射擊準備狀態時上炮架位於下炮架滑軌的前端,開火後就會隨著炮身的後坐力沿著下炮架滑軌運動到滑軌的末端並鎖死,待炮手清理完炮膛做好再裝填下一發炮彈準備的時候再解開閉鎖,帶著炮身的上炮架靠著自身重量再滑回滑軌前端進行重新瞄準和下一發炮彈的裝填。其繁瑣程度從文字上看就能領略一二,看著都嫌累更不用說實際操作瞭,為瞭發射一發炮彈,八到十個人組成的炮組要各司其職的測量、裝填、瞄準,擊發,可以想象這是一幅忙得多麼不亦樂乎的景象。



  另外,這個時期的海軍艦炮瞄準手段也較為落後原始,身在桅桿頂部的戰鬥桅盤內的測距軍官手持六分儀以天體(一般是太陽)為參照物,算出與海平面的夾角,通過數學幾何運算,得出與目標物的大致距離(這也是為什麼對海軍軍官的幾何要求較高的原因),對距離的測算很大程度上憑借測距軍官的經驗和感覺。一般是兩個觀測位的測距軍官各報出一個數字取當中的平均值作為預定的發射距離。這樣的瞄測手段的直接結果就是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艦炮的命中率一直徘徊在非常低的水平,在瞬息萬變的海戰中要取得一發命中的概率基本等同於中六合彩,這在制導炮彈滿天飛的今天是無法想象的。


  在十九世紀九十年代前,艦炮的炮彈技術發展也相對緩慢,打擊敵艦的主要炮彈大致分為通過攻擊艦體、破壞軍艦水密性達到擊沉敵艦目的的穿甲彈和通過爆炸產生破片來殺傷敵方艦員達到讓敵艦喪失戰鬥力目的的開花彈。而當時的穿甲彈本質上是實心彈,沒有撞擊引信,自然就沒有裝藥,所以永遠也不可能爆炸,完全依靠撞擊力撕開敵艦的船殼,對於人員的殺傷作用微乎其微,隻要不被彈丸本身直接命中,一般都能毫無性命之憂的全身而退;而開花彈彈頭內部填充有火藥,由引信撞擊目標後誘發爆炸,產生碎片起到殺傷人員的作用,然而由於當時的開花彈內填充的主要是爆炸威力較弱的黑火藥(正因為黑火藥爆炸威力較弱,敏感程度有限,所以在今天普遍被用於填充炮仗和煙花),一顆305毫米長倍徑開花彈中填充的黑火藥量為十公斤,這是北洋海軍開花彈裝藥的上限,且這種長倍徑開花彈在北洋海軍中數量稀少如暖房中的花朵一般,其餘口徑的開花彈裝藥皆達不到十公斤這個量,那爆炸威力也就可想而知瞭。


  大口徑艦炮的炮彈因為重量較大,所以無法像小口徑炮彈那樣做成彈頭和藥筒合二為一的整裝彈,因此大口徑炮彈隻能采用分裝式,在將彈頭填入炮膛後,還需要填入一至三個絲綢包裹的發射藥包(填入的藥包數量視射程而定),藥包內包裹的是六角餅狀的栗色火藥塊,由於該火藥燃燒速度慢,所以在燃燒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白煙,所以每當完成一次發射後炮位上就煙霧彌漫,炮組就需要等到煙霧散去後方才能進行再裝填的操作,客觀上也制約瞭火炮的發射速率。


  很不幸的是,北洋海軍的外購軍艦皆建於1888年前,因此采用的艦炮基本都采用上述操作和瞄準方式的架退炮,即便是炮組再訓練有素,架退炮的最高射速也都徘徊在五分鐘發射一發的水平;即便是采用瞭帶原始復進機的英式炮架的"超勇"級、"致遠"級等英國造軍艦的主副炮,射速最高也隻能達到主炮兩分半鐘一發和副炮一分鐘一發的水平。在形勢復雜多變的海戰戰鬥過程中,面對不斷移動的目標,很顯然連這樣的射速都是很難達到的。所以在大東溝海戰過程中,北洋海軍向日艦射出的炮火在日方看來不甚猛烈,除瞭少數被彈頭或者激起的碎片直接命中的倒黴鬼以外,日方艦員甚至還能直著身子在本艦的甲板上安然行走。


  反觀日方,由於趕上瞭好時候,擴充海軍艦隊規模的時機正好處在海軍技術大發展和大變革的階段,因此得以趁著艦炮技術更新換代的東風接觸到最新的艦炮技術。十九世紀八十年代末,原本隻適用於小口徑艦炮的制退復進機技術趨於成熟並應用於大口徑艦炮的炮架改進,使得大口徑管退炮橫空出世,使火炮的後座部分能在發射後利用自身的後座力自動恢復到原位,省去瞭復位和重新瞄準的時間,使火炮的射速大為提高;炮閂結構的革命性改進也讓炮閂開閉周期大幅度縮短,以152毫米速射炮為例,一個訓練有素的炮組一分鐘能發射五發炮彈,若是換成彈重較輕的120毫米速射炮,優秀炮組的瞬間爆發射速甚至能達到一分鐘十二發,這是在使用老式架退炮的炮組拼盡吃奶的力氣都達不到的高速度。


  同時由於發射藥包廣泛采用瞭無煙火藥,燃燒過程中幾乎不產生煙霧,所以炮組不必再擔心火炮每次發射後會有嗆人的煙霧產生,客觀上直接有助於提高發射速率。因此,采用這種技術的火炮贏得瞭"速射炮"的美譽。這種在短時間內能發射出大量炮彈的大口徑火炮的出現使得曾經因為火炮單位時間彈藥投射量的限制而沒落一時的縱隊戰術隊形的復興成為可能。日本在新造的軍艦上大量使用速射炮(每艦至少十門),一部分軍艦("吉野"、"秋津洲"、"三景艦"等)還裝備瞭可以自動測算目標距離的"武式測距儀",這種新式裝備使原本繁瑣的目標測距變得簡單便捷,實在是戰力倍增器。


  隨著火藥技術的成熟,烈性炸藥填充的炮彈也逐漸進入海軍服役,第一個將烈性炸藥用於填充炮彈裝藥的自然就是正以國運豪賭,挖空心思提高現有武器裝備威力的日本人。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