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許特根森林戰役:德國本土進行最長時間的戰役

时间:2020-09-15 14:11:10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1944年10月8日,艾森豪威爾同蒙哥馬利、佈萊德利在佈魯塞爾商議盟軍未來的行動後,整個冬季進攻的雛形形成瞭。此戰役被稱呼之為:許特根森林戰役。該戰役從1944年9月19日至1945年2月10日,戰場在納粹德國-比利時東部邊境,范圍超過50平方英裡(129平方公裡),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在德國本土進行最長時間的戰役。


  許特根森林戰役(德文:Schlacht im)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軍和德軍在許特根森林進行之一系列激烈戰鬥的統稱,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在德國本土進行最長時間的戰役,亦是美軍在歷史上時間最長的單一戰役,該戰役從1944年9月19日至1945年2月10日,戰場在德國-比利時東部邊境,范圍超過50平方英裡(129平方公裡)。


  一九四四年十月八日,艾森豪威爾同蒙哥馬利、佈萊德利在佈魯塞爾商議盟軍未來的行動後,整個冬季進攻的雛形形成瞭。從十月二十八日和十一月二日下達的命令來看,在北部,蒙哥馬利的英國第二十一集團軍群從埃因霍溫東面向魯爾區發動進攻,在萊茵河建立橋頭堡。在中部,作為第十二集團軍群主攻力量的霍吉斯〔Hodges〕的美國第一集團軍在科隆以南的萊茵河建立橋頭堡。辛普森的第九集團軍將在 Sittard和亞琛之間保護第一集團軍的左翼,在跨過魯爾(Roer)河後將指向克雷費爾德。巴頓的第三集團軍將向東北方進攻,保護第一集團軍的右翼。在南方,第六集團軍群將起輔助作用。


  Devers的軍隊在向萊茵河進攻的同時保護十二集團軍群的側翼。當三個集團軍群均在萊茵河上建立瞭橋頭堡後,侵入德國的主攻將由蒙哥馬利的軍隊來完成。


  第一集團軍在十一月五日進攻的主要任務落在瞭科林斯的第七軍上。但有一個棘手的問題,許特根森林(Huertgen)是一個德軍可以秘密發動反攻的地方,威脅著科林斯的右翼。在展開主攻之前,霍吉斯決定清掃一下從曼蕭(Monschau)到Schmidt的地區。鑒於坐落於交通要道的 Schmidt決定著整個森林的控制權,霍吉斯把占領Schmidt的工作交給瞭傑羅(Gerow)少將的第五軍,傑羅轉而把任務交給瞭Gota少將的第二十八步兵師。


  許特根森林坐落於古城亞琛南方的比—德邊境上,面積大約五十平方英裡。它被稱為是一個奇異和荒蕪的地方。在這裡,一百多英尺高的松樹的濃密的樹頂遮住瞭整個區域。即便在白天,幽暗的景象仍能給人一種壓抑感。這裡就像一個綠色的籠子,不停的滴著水。冷杉樹交錯的下部樹枝令任何一個人隻能彎腰而行。在森林的底部,幾乎是永久的昏暗,沒有任何灌木。除瞭陰暗,這裡還混雜著雨、雪、寒冷、迷霧,以及幾乎末膝的泥濘土地。就是在這個地方,一場悲慘的戰役開始瞭。



  德軍認真地加強瞭Schmidt的防守。他們設置瞭很多路障,鋪瞭大量地雷,也建瞭很多暗堡。因為他們知道一個盟軍還沒有認識到的重要問題——丟掉 Schmidt意味著把魯爾河上的大壩拱手讓出。隻要大壩在德國人手裡,他們可以淹沒整個魯爾河谷,沖毀盟軍架設的橋梁,困住已經渡河的部隊,然後再消滅這些孤立的軍隊。因此,德國人決定守住 Schmidt。他們知道幾乎無法穿過的許特根森林利於他們防守,而且使美軍強大的空中優勢無法發揮作用。


  第一集團軍的士兵們對這片林子並不陌生。在九月底, 克雷格(Craig)少將的第九步兵師第六十步兵團曾試圖直接占領 Huertgen - Kleinhau 一線的道路網。這個團同德軍做瞭一次短暫、不過卻充滿血腥的戰鬥。


  中尉和上尉們一進入森林就立刻明白瞭,在這裡,控制一個比排大的部隊都是十分困難的。士兵在幾尺以外就看不到彼此。肯本沒有開闊地,隻有防火道和小徑。地圖基本派不上用場。德軍把樹伐倒橫在路上,就像樹自己倒在那裡一樣。然後他們把地雷埋在那裡,美軍一碰就爆炸瞭。德國陣地上的大炮、迫擊炮以及機槍就向那裡開火。裝著特制引信的炮彈在茂密的樹頂上爆炸。美軍條件反射得像訓練的那樣臥倒時,就把整個身體暴露給滾燙的金屬片和尖銳的木片組成的彈雨。最終他們懂得瞭在許特根生還的唯一希望就是抱住大樹。這樣的話,僅僅把帶著鋼盔的頭暴露給豎直飛下的彈雨。


  緊接著在十月六日,第九步兵師對 Schmidt 發起過一次攻勢。


  在猛烈的炮火準備後,美軍在十一時三十分展開瞭進攻。在進攻中很多美軍死於森林大火,而德軍卻在他們的野戰工事和暗堡中毫發未損。到瞭七日,六十團有近乎一百人死於大火,盡管他們並沒有介入戰鬥。在森林戰鬥中,美軍的空軍和炮兵根本找不到目標。兩個團隻有一條補給線。由於德軍佈下瞭大量地雷和路障,美國的裝甲部隊無法支援步兵。“別打瞭!”是美國大兵們唯一想對將軍們說的話,但將軍們搖搖頭說:“進攻!”最終第三十九團的一部分士兵突破瞭德軍的防線到達瞭Germeter。戰鬥一直持續到十月十六日,雙方均沒有力量再爭奪下去瞭。


  在整個行動中,第九步兵師和協助作戰的第三裝甲師損失瞭將近80%的一線部隊,大約四千五百人,僅僅向前推進瞭2.7公裡,到達瞭Germeter的附近。德軍也損失瞭將近三千二百人。盡管付出瞭沉重的代價,由施密特(Schmidt)將軍指揮的第二七五國民擲彈兵師仍然留在原地。



  當第二十八步兵師在十月二十六日替換第九師時,他們被眼前的景象震驚瞭。樂觀的情報無法解釋眼前的一切。給一〇九團的報告裡說到,“西壁”上的德軍是一群被重創的烏合之眾,Germeter-Huertgen一線的防守很薄弱,隻有一些簡單的戰壕,沒有什麼特意修建的工事。不過所有的這一切無法解釋第九師士兵們臉上的表情。一進入茂密的森林,第二十八師的士氣迅速跌落瞭。到處都是戰爭留下的傷疤:丟棄的鋼盔、防毒面具,浸透瞭鮮血的野戰夾克,隨處都是充滿水的彈坑。更糟的是,美軍和德軍的屍體交錯的躺在泥濘的土地上,這一切加上森林本身陰鬱的景象,觸動著每一個士兵的心。該師的老兵們知道,樂觀的情報往往是行動的借口。本想著能輕松地獲勝,現在士兵們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天氣已也加劇瞭士氣的下降。在潮濕,寒冷的森林裡,短短的幾天,就有幾百人得瞭呼吸道疾病,有的甚至轉為瞭肺炎。浸泡在冰冷水裡的雙腳很快凍傷瞭。這些生病的士兵還缺少禦寒的衣服。該師報告急需九千雙靴子。但諷刺的是,這些物資在二十八師撤出許特根森林後才運抵。


  在這種悲觀的氣氛下,士兵們開始為即將到來的戰鬥做準備。他們知道將面對敵人的頑強抵抗。天氣預報也沒帶來什麼好消息。又潮又冷的同時,還可能下雪,氣溫也會下降到冰點以下。這些對士氣造成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二十八步兵師的士兵蜷縮在戰壕裡同天氣抗爭時,攻占Schmidt 計劃繼續著。愛管小事而出名的傑羅少將給Cota 少將的二十八師的三個步兵團分別下達瞭任務。 Strickler中校的一○九團向北進攻許特根村,同時擋住所有發生在該師側翼的反擊。(十月份,德軍在這一帶的反擊成功的阻擋瞭第九師的步伐)傑羅命令Seely上校的一一〇團從Germeter的南面發動進攻,突破由戰壕構成的防線,在Simonskall附近形成一條走廊。這個走廊可以提供通往Schmidt的一條適於通行的補給線。隻有一個團, Peterson中校的一一二團,進攻Schmidt 這個主要的目標。一一二團首先攻占Vossenack,然後穿過一條泥濘的小徑到達Kall小溪,跨過小溪後翻越山脊占領Kommerscheidt,最終進攻Schmidt。傑羅告訴Cota,第一集團軍的攻勢將在十一月五日展開。然而糟糕的天氣使主攻推遲瞭。第一集團軍的司令霍吉斯認為,第二十八師沒有什麼理由不按照計劃在二日發動進攻。傑羅知道在整個前線上不會有任何進攻,這一定會影響Cota和他參謀們的信心。


  二日早晨,一個小時的猛烈炮火過後,一〇九團的士兵們踉蹌的走進瞭寒冷,霧蒙蒙的森林。在茂密的森林裡,指揮並控制部隊立即成瞭一個問題。令事情更糟的是,地圖不準確。很多士兵根本不知道他們的位置,進攻很快就停止瞭。一個營的一部分人直接沖到瞭目標而忽視瞭森林的存在。他們還沒來得及品嘗勝利的滋味,就被德軍在側翼的反攻打得狼狽不堪。德國偵察兵們頻繁騷擾後方。在德國人頻繁的滲透下美軍隻好退回瞭原位。另一個營在穿越一片相對開闊的地區時觸瞭雷。在德國機槍的猛烈射擊下,工兵們無法掃雷。同時,醫務兵無奈得看著受傷的士兵躺在冰冷潮濕的土地上掙紮。大部分士兵一個晚上之內就會凍死。在黑暗,寒冷,下著雨的森林裡,面對看不見的敵人的狙擊,士兵們感到孤立無援。很多人已把任務忘得一幹二凈,一〇九團的士兵開始為生存而戰。這樣的戰鬥一直持續到六日,第四步兵師的第十二團替換瞭他們。反復的進攻與反攻使美軍傷亡達到瞭50%以上。完全絕望下,一〇九團在雨雪交加天氣下退回瞭 Germeter。很快,新的命令打破瞭該團士兵希望多休整一下的希望。一〇九團被命令協助同樣陷入苦境的一一〇和一一二團。



  在南端,一一〇團的進攻沒開始多久就停止瞭。德國人從戰壕和暗堡裡朝美軍猛烈開火。雷區以及埋有經過巧妙偽裝的地雷的鐵絲網同樣阻擋瞭美軍進攻。同一〇九團一樣,士兵們喪失瞭方向感。在密林裡時斷時續的通訊都難以保證。已經飽受天氣折磨的士兵們變得不知所措。使命感早已從他們的腦中蒸發,取而代之的是求生的本能。在三日,一一〇團的損失更大,有一個連返回時隻剩下瞭四十五人。有的營、連級軍官非死即傷。為瞭獲勝,也鑒於一一二團成功地在三日占領瞭 Schmidt,Cota 把作為預備役的一個營投入瞭戰鬥。這個舉措稍後令 Cota十分後悔。


  十一月二日清晨,一一二團從Germeter向南進發。兩個營馬上陷入瞭同第一〇九、第一一〇團同樣的處境,不過第二營卻按計劃完成瞭任務。該營在一些坦克的協助下,在下午三時左右成功地控制瞭重要的Vossenack 村。Peterson決定在第二天從Vossenack沿著Kall山谷進攻。


  Peterson在三日的進攻取得瞭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士兵們拿下瞭Kommerscheidt並在夜幕降臨前達到瞭第二十八師的目標,占領Schmidt。不可思議的是,當時德國人不是喝醉瞭,就是在玩牌、吃東西。在短暫的一段時期內,美國大兵們一度相信瞭報紙上所描述的潰不成軍的德國陸海空軍隊。在德軍可能逼近的道路上,又冷又累的美軍隻是簡單地挖瞭幾個坑,隨意地放瞭幾枚反坦克地雷,甚至沒有掩埋。他們太累瞭,不過畢竟完成瞭任務。盡管第一一〇、一〇九團遭受瞭巨大損失,Cota還是獲得瞭上級的表揚,說它像一個小拿破侖。


  對Cota的表揚顯然過早瞭。在德軍一方,十一月三日,第八十九步兵師從Lammersdorf撤離, 正通過 Schmidt開往東北方。其第一〇五五步兵團因美軍占領Schmidt而被分為瞭兩半。一個營在通過這個村時與美軍遭遇瞭。因此德國人非常巧合地形成瞭對Schmidt的包圍。


  更巧的是,此時德國的師長、軍長們正在莫德爾元帥設在科隆的司令部制定作戰計劃。其中就討論瞭如何在許特根森林作戰。當美軍進攻的消息傳到司令部後,德軍立刻做出瞭反應。莫德爾調來塞吉弗雷德·馮·瓦登博格少將少將的第一一六裝甲師協助森林裡的德軍發動反攻。第一五六裝甲擲彈團向 Vossenack進攻, 第六十裝甲擲彈團進攻許特根村,第十六裝甲團,大約擁有二十五輛坦克,進攻 Schmidt。四日黎明短暫的炮火過後, Bayer指揮的第十六裝甲團和第一〇五五步兵團從北面和西南方對 Schmidt的美軍發動瞭夾擊。隻有輕武器的美軍無法阻擋德軍的進攻。駐守在那裡的營立刻崩潰瞭。有大約二百人向東逃去,沒意識到那是德軍的地盤,沒人再見到過他們。剩下的人慌亂地逃向Kommerscheidt。那裡的一個步兵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我們接下來知道的是,眾多衣衫襤褸,潰散,無組織的步兵奔向後方……毫無鬥志。我們設法阻止瞭一部分人停下,不過大部分人還是逃瞭。”隻有約二百人最終停下,加入瞭當地的營。剩下的一直逃到Vossenack或Germeter。當天的救星是Fleig中尉的三輛坦克。在坦克戰中,謝爾曼坦克擊毀瞭三輛德國坦克,巴祖卡火箭筒摧毀瞭另一輛,P-47戰鬥機炸毀瞭第五輛。下午四時左右,德國人的進攻暫時停瞭下來。遠在Rott 指揮所裡的Cota將軍命令一一二團重新奪回Schmidt。可是Peterson中校清楚,能守住Kommerscheidt的話他就該感謝上帝瞭。


  當天晚上,德國八十九師的一〇五六步兵團從Lammersdorf趕到,加強瞭德軍的側翼。


  Cota已經把他的預備部隊用在瞭先前一一〇團的行動中。彈藥、食品,以及其他的補給品十分匱乏。 更糟的是,唯一的補給路線, Kall小徑難以完全控制。每個晚上德國人都要埋下地雷。狹窄的小徑上到處都是被摧毀的坦克、吉普車和其他技術裝備,這些物資本應被送往需要它們的Kommerscheidt。許多派往小徑的工兵們在德國的炮火下喪生,最後工兵也成瞭救急的部隊,而沒發揮應有的作用。


  駐守在 Vossenack 的一一〇團第二營也沒能幸免遇難。德軍在Brandenberg-bergstein的山脊上設立瞭炮兵陣地。Vossenack被連續轟擊瞭三天四夜。六日黎明時,該營徹底崩潰瞭。並不是因為德軍的反攻,而是持續的緊張擊垮瞭士兵的心理防線。先是小股人逃離瞭陣地,認為留下來無疑是去送死。緊接著短短的幾分鐘內,全營從小村逃向瞭後方,隻留下瞭被陷住的坦克。為瞭應付眼前的危機,


  二十八師的副師長戴維斯(Davis)準將隻好把手裡僅剩的工兵投入瞭戰鬥。第一四六工兵營在Vossenack教堂的附近保住瞭戰線。


  除瞭Kommerscheidt搖搖欲墜的防線,Vossenack部隊的潰散,美軍的生命線,唯一的補給通道Kall小徑的情況也不明朗。六日黎明前,德一一六師的一部到達瞭Kall,並和從南方趕到的八十九師的一〇五六團取得瞭聯系。該徑被切斷瞭。盡管中校Ripple的七〇七裝甲營在營救Kommerscheidt的行動中打通瞭道路,但隻控制瞭幾個小時。他的部隊太弱瞭,無法改變什麼。Cota仍想奪回Schmidt,他命令戴維斯準將再發動一次進攻。戴維斯要求剛被重創的一〇九團控制小徑。但一〇九團僅僅掃除瞭路上的地雷,還迷瞭路。



  處在德國人口袋裡的Kommerscheidt守軍仍得繼續面對猛烈的炮火和步兵的進攻。


  他們缺少彈藥和食品。在零度以下的夜裡,還得待在浸滿水的戰壕裡。七日,德八十九師的兩個營和大約十五輛坦克對被困的美國人發動瞭總攻。戰鬥正酣時,一一二團的指揮官Peterson收到瞭一份錯誤信息(Cota晚些時候否認是他發出的),讓他返回師部。中校和兩個警衛試圖從Kall小徑避開德國偵察兵返回。不久後,工兵們在小徑附近發現瞭孤身一人且身中兩彈的中校。當Cota見到神志不清的Peterson時,又驚又氣差點暈瞭過去。


  美軍六日在Vossenack、七日在Kommercheidt的悲劇終於引起瞭軍隊高層的關註。不現實的進攻計劃終於被取消瞭。七日晚,第一集團軍的霍吉斯將軍命令Kall前方的美軍全面撤回。在黑夜和敵人的炮火下,Kommercheidt 的美軍在新長官Nelson的指揮下開始瞭突圍。美軍,獨自或三兩成群,淌著冰冷的水從Kall小徑奔向後方。不過,該團最終回去的人卻沒有多少。


  第二十八師對Schmidt進攻造成的損失,幾乎是二戰美軍各師行動中最慘的。該師一共損失瞭六千一百八十四人,其中第一一二團的損失最大:二百三十二人被俘,四百三十一人失蹤,七百一十九人負傷,一百六十七人陣亡,另有五百四十四人非戰鬥性傷亡。有三十一輛坦克和十六輛坦克殲擊車被摧毀,裝甲車、反坦克炮、機槍、迫擊炮更不計其數。當然,德軍也付出瞭代價:大約三千人、十五輛坦克。


  十三日,第一集團軍將二十八師調到瞭一個他們認為相對平靜的地方休整。殊不知這裡——阿登,是德軍不久後發動大規模反攻的戰場。接替二十八師的是美國第八步兵師。許特根森林的悲劇仍將繼續上演。


  天氣一直是影響第十二集團軍群發起總攻的因素。佈萊德利為支援地面進攻準備的大規模轟炸行動,女王行動,因天公不作美而無法付諸於實現。十一月十六日,天空終於放晴瞭。包括二千四百架重型轟炸機在內的四千架盟軍飛機,在德軍占領的城市投下瞭一萬噸的炸彈。不幸的是,為瞭安全起見,地面部隊不得不從前線後撤瞭兩英裡。當他們回到戰鬥陣位時,德國人已經從轟炸的驚恐中恢復瞭過來,並開始瞭頑強的抵抗。


  在北邊,頭幾天順利的進展過後,第九集團軍的步伐因德國人的抵抗減緩瞭下來。在十一月剩下的日子裡,辛普森的軍隊以近一萬人傷亡的代價抵近瞭他的目標 ——魯爾河岸。在第一集團軍的地域,戰鬥更為艱苦。作為主攻的第七軍,在到達目標前不得不穿越困難重重的地區。北邊是Eschweiler-Weisweiler工業區,中部是Hamich山脊,南部則是噬人的許特根森林。到瞭十一月二十二日,柯林斯(Collins)的部隊終於推進到瞭Eschweiler和Hamich。不過在許特根還是沒有任何進展。


  為瞭占領森林,霍吉斯把第七和第五軍都投到瞭這個無底洞裡。第一步兵師、第四步兵師、第八步兵師、第九步兵師的第四十七團、遊騎兵第二營、第五裝甲師第四十六裝甲營以及為數眾多的支援部隊都在地獄般的許特根待過。經過一個多月的戰鬥,許特根森林不禁令人聯想起一戰中被炮火蹂躪的“無人之地”。遍地散落著丟棄的槍支和損壞的裝備。屍體發出的臭氣更令人無法忍受。


  殘酷的戰鬥也會產生英雄事跡。一些獲得榮譽勛章的士兵的行為可以證明這一點。第四步兵師的雷(Ray)中尉獨自一人去炸毀阻擋他們進攻的鐵絲網。攜帶著各式炸藥的他到達鐵絲網時已身負重傷,知道他的傷會令他在完成炸藥安裝前喪命,雷引爆瞭身上的炸藥。第一步兵師的一等兵McGraw,在德軍的炮火下用重機槍阻擋瞭德國人一次次的進攻。打完瞭一梭梭的子彈後,他操起卡賓槍繼續堅守陣地直到中彈身亡。第八師的Minick上士一人摧毀瞭一個德國機槍組後,繼續沖向前方,在同一個德國連的較量當中,打死瞭二十名德軍,並俘虜瞭二十多人。Minick繼續著他的一人戰鬥,又幹掉瞭一個機槍陣地。不幸,年輕的上士踩響瞭一枚地雷最終犧牲瞭。


  美軍不計損失的進攻終於取得瞭戰果。十一月二十八日許特根村被拿下,緊接著第二天是Kleinhau和Groshau。十二月五日,德軍丟掉瞭Vossenack的最後一個據點。七日,隨著攻占四〇〇高地,美軍控制瞭Bergstein。


  攻打該高地的戰鬥同樣十分艱難。小山上設有德軍的炮兵陣地。白天,美軍在附近的任何行動都逃不出八八炮的眼睛。在先前的戰鬥中,第一集團軍前後投入瞭四個師都沒能占領它。曾在奧馬哈灘頭血戰過的遊騎兵第二營奉命攻占小山。盡管情況比D日還要糟,遊騎兵們的進攻還是令德國人感到吃驚。德軍在當天的表現不錯,但仍不夠!美軍成功地占領瞭小山。不過好景不長,九時三十分德軍當天五次反攻的第一次開始瞭。莫德爾元帥將為兩周內能占領山頭的部隊頒發鐵十字勛章。兩方在高地上展開瞭激烈的白刃戰。遊騎兵中尉Lomell戰後回憶:“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並不是我最長的一日,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七日才是我七十五年生涯中最長的和最難忘的一日。”八日,一個步兵團和裝甲營終於給遊騎兵們解瞭圍。該營損失高達90%,不得不在後方重新組建新營。



  十二月十三日,美國第八十三步兵師和第五裝甲師終於占領瞭Gey和Strass。盡管森林東部和Schmidt仍在德國人手中,第一集團軍終於抵近瞭魯爾河西岸。


  直到此時,霍吉斯才意識到沒控制魯爾大壩意味著什麼。他命令美軍在沒解決大壩問題前,不得跨過河進攻。盟軍開始試著用飛機炸毀大壩,但它太堅固瞭。所以霍吉斯隻好讓傑羅的第五軍從陸上占領大壩。


  傑羅制定瞭一個包圍大壩的計劃。剛剛到達的Parker少將的第七十八步兵師從曼蕭走廊進攻,進入森林東部,占領瞭Schmidt後,從北邊對大壩展開攻勢。羅博遜(Robertson)少將的第二步兵師的老兵們從曼蕭森林向北進發,占領Krinkelt和Rocherath,在南邊包圍大壩。第九十九步兵師的一個團將保護第二師的右翼。


  進攻在十二月十三日發起後,僅過瞭三天就停止瞭。因為德軍在阿登地區發起瞭他們在西線最後一次大的反攻(參加阿登戰役詞條)。發生在許特根森林的戰鬥暫時告一段落。此時,德國人仍然控制著部分森林、Schmidt還有大壩。對於第一集團軍來說可是痛苦的一個月:從十一月十六日到十二月十五日,他們損失瞭約二萬一千五百人,但取得的進展卻與損失不成正比。


  一九四五年初,第二十一集團軍群下屬的辛普森第九集團軍準備展開“手榴彈”行動,同東北方萊茵河上的加拿大軍隊取得聯系。攻擊時間定為一九四五年二月十日五時三十分。然而,魯爾河上的大壩仍在德國人手裡。辛普森不願在這種情況下渡過魯爾河,因此他推遲瞭進攻時間。


  第五軍,在他們的新軍長許佈納〔Huebner〕的指揮下〔傑羅在一月被調到瞭新組建的第十五集團軍〕,擬定瞭占領Schwammenauel大壩的計劃。第七十八步兵師作為主攻,第八十二空降師的一部和第七裝甲師協助作戰。


  二月五日的清晨,美軍在許特根森林展開瞭最後的進攻。Schmidt和Kommerscheidt在七日被攻陷,為大橋在十日最終的占領鋪平瞭道路。盡管德國人沒像美國人所顧忌的那樣炸毀大壩,但他們還是設法破壞瞭閘門。緩慢上漲的河水逐漸淹沒瞭魯爾河谷。盡管如此,隨著大壩威脅的消失,第一集團軍終於完成瞭它在許特根森林的任務。


  許特根森林戰役是美軍歷史上消耗最大、收獲最小、指揮最不利的戰役之一。大約十二萬美軍,加上個別補充上來的部隊,投入瞭許特根森林的戰鬥。二萬四千多人陣亡、失蹤或被俘。另有九千多人受傷、得病。德軍共投入瞭約八萬人,二萬八千多人傷亡。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