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西路軍女戰士王永忠曲折一生:三任丈夫都是烈士

时间:2020-09-15 14:10:57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王永忠曾是紅四方面軍婦女獨立團的一名指導員,彈無虛發的神槍手,1913年8月生於四川蒼溪縣雲峰鄉一個窮人傢庭。因傢中貧窮,她從小就被賣到外地當童養媳。


  因為“婆傢”隻讓幹活不給飯吃,王永忠逃跑過好幾次,每次被抓回去,都少不瞭挨一頓毒打。後來,倔強的王永忠跟著中共秘密黨員來到通南巴地區,成為兒童先鋒隊的第一個成員暨隊長。在這裡,王永忠的大嗓門和好記性派上瞭用場,歌聲吸引瞭不少吃不飽飯和愛看熱鬧的小孩子,她領導的兒童先鋒隊,迅速擴大到200多人。


  1932年8月,王永忠成瞭紅軍的一員,介紹她參軍入黨的是紅四方面軍政治部主任張琴秋。不久之後,王永忠就當上瞭婦女獨立營的連長,帶領女兵學習、訓練。不到3個月,王永忠改任指導員,佩上瞭盒子槍。



  不久,王永忠所在連隊來瞭個叫陳玉高的軍事教官,陳是河南人,教女戰士們拆槍打槍,後來他與王永忠結為夫妻。


  不幸的是,就在他們成親的第二天,陳玉高就在一次戰鬥中犧牲瞭。


  紅四方面軍開始長征的時候,王永忠才知道,自己的父親和兩個弟弟也參加瞭紅軍。強渡嘉陵江天險時,在等待過江的隊伍中,她一眼認出瞭多年沒見的父親。“女兒,一起革命!”父親隻對王永忠說瞭這麼一句話,那是父女倆最後一次見面。


  1935年6月,紅四方面軍同紅一方面軍在懋功會師。王永忠所在的婦女團決定給戰士們送佈鞋。她連著幹瞭幾天幾夜,一個人就做瞭100多雙佈鞋。



  1936年10月,紅軍西征,當時王永忠在紅四方面軍政治部宣傳隊工作,經組織安排,她和紅九軍的幹部、河南人馬金六結瞭婚。


  然而結婚3天後,西路軍在甘肅倪傢營子與數倍於敵的馬匪軍展開激戰,王永忠右腿和右臂中彈負傷昏迷,馬金六也犧牲瞭。


  王永忠從昏迷中蘇醒過來已是夜裡。蒙矓中,她看見敵人正在檢查有沒有活著的紅軍,所幸的是,她身上壓著一具屍體,她屏住呼吸,終於等到敵人全部離開。她用盡力氣掀開死屍想站起來,卻發現自己負瞭重傷,根本沒法走路,強烈的求生念頭讓她使出全身力氣向前爬。天快亮時,王永忠終於看見前方一個石洞裡有火光,她便一步一挪爬過去,對著洞裡喊:“救救我……”


  這時,一個70多歲的老頭聞聲走瞭出來,一看到渾身是血的王永忠,嚇得一邊擺手一邊發抖:“你是紅軍,我怎麼敢救你啊……”


  “求求你……”王永忠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洞裡又走出一個老太太,看見血肉模糊的王永忠,不禁眼淚掉瞭下來。老兩口平常商量瞭一會兒,把王永忠抱到瞭他們傢的地窖裡。



  好心的老人冒著馬傢軍挨傢挨戶搜查的危險,收留下瞭奄奄一息的王永忠。老兩口平常靠采草藥換糧食為生,懂得一些簡單的衛生知識。他們用草藥替王永忠沖洗、包紮傷口。王永忠總算是保住瞭性命。治療期間,王永忠意外地發現自己懷孕瞭,為瞭給犧牲瞭的丈夫留下一條血脈,她堅定瞭要活下去的勇氣。


  就這樣,等外面的風聲似乎沒那麼緊瞭,王永忠才出瞭地窖,留在這戶石洞人傢裡住下來。老兩口對外一致聲稱因膝下無兒無女,所以收瞭個乞討來的啞女做幹女兒。


  對於後來的西安事變和八路軍在蘭州設辦事處收留西路軍的事,王永忠一無所知,自我保護的本能告訴她,必須隱瞞身份。在石洞住的那段時間,她給附近的淘金人幹針線活時,都會用鍋底的黑灰把臉抹臟,戴上羊皮帽子,穿上件爛皮襖,裝成啞巴。



  在給一戶人傢做活的時候,王永忠無意中聽到瞭西路軍全軍覆沒的消息,想放聲痛哭又不敢出聲,隻好“強忍眼淚,咿咿呀呀地對著天大叫瞭幾聲”。


  幾個月後,王永忠臨產,由於難產,她折騰瞭三天三夜,終於在第三天天色剛黑的時候生下一個男嬰,小名“黑娃”。


  老兩口去世後,王永忠帶著孩子離開瞭那個石洞。她走到哪裡,就在哪裡幹針線活掙錢,吃百傢飯的黑娃也在流浪途中漸漸長大。


  解放戰爭期間,王永忠仍然帶著孩子在甘肅流浪。走到肅南裕固族自治縣時,王永忠遇上瞭一個姓王的解放軍,被收留安頓瞭下來。王永忠不記得他的名字瞭,隻知道別人都叫他“王司令”。在一起生活的兩年多裡,“王司令”帶給王永忠最大的幸福,是修瞭一間磚房,那是她長征以來住過的唯一可以叫做“房子”的地方。未曾想,兩年後,“王司令”在剿匪作戰中犧牲,王永忠又成瞭無依無靠的人。


  解放後,王永忠定居肅南縣,20世紀90年代遷回傢鄉蒼溪縣雲峰公社和平大隊。


  在王永忠保存的證件裡,有一張1963年頒發的優待證,她被列入“犧牲病故失蹤軍人傢屬”,每月補助10元。王永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作為哪一個丈夫的傢屬享受的這項待遇,因為,那3個男人都是烈士。


  1987年,王永忠的紅軍身份終於得到瞭認定,身體的傷殘也得到瞭確認,傷殘證上寫著“二等乙級傷殘,骨折,右肘關節功能喪失”。


  抗美援朝的時候,王永忠唯一的兒子馬登雲即黑娃23歲。馬登雲本來隻想安安穩穩地當個農民,種田收糧、結婚生子,但母親說“年輕人就要打仗,把美國人打跑”,硬是讓他走上瞭朝鮮戰場。


  上甘嶺戰役前夕,偵察班長馬登雲在一次執行任務返回途中遭遇敵機轟炸,失去瞭左臂,回國後被評為一等乙級傷殘軍人。


  後來,在王永忠的堅持下,大孫子馬山虎去瞭西藏邊防部隊當兵。小孫子馬國軍1994年高考離大學錄取線隻差0.5分,又是奶奶讓他去當兵,後從北京軍區炮兵部隊退伍。“爺爺馬金六是回族人,傢離少林寺不遠”。2000年,根據奶奶記憶中的唯一線索,一心想要尋根的馬國軍去河南尋找爺爺老傢的親人,在河南待瞭半年卻一無所獲。


  晚年的王永忠,把徐向前元帥傢人送的一床毯子,還有西路軍老紅軍光榮證,開國將軍、蒼溪老鄉任榮寄來的問候信和一枚瓷質毛主席像視為寶貝,不輕易拿出來示人。70多年來,相信黨、跟黨走,是她“認準的死理”。


  2008年,96歲的王永忠走完瞭她坎坷而又曲折的一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