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豐特努瓦戰役的詳細經過是怎樣的?對歷史有著什麼影響

时间:2020-09-15 14:10:21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1745年4月20日,聯軍統帥坎伯蘭公爵來到佈魯塞爾,根據這支“多國部隊”的狀態,坎伯蘭可用的兵力不到4.3萬人,包括30550名步兵和12000名騎兵。在增援部隊陸續抵達後,聯軍兵力逐漸達到5.3萬人。隨著法國的戰略局面日益嚴峻,樂觀的情緒正籠罩著聯軍指揮部,少經戰事的坎伯蘭甚至制定瞭一項以攻占巴黎為頂峰的戰役計劃,但在經驗豐富的英軍步兵指揮官利戈尼爾(Ligonier)的告誡下,在摸清莫裡斯伯爵的意圖前,聯軍謹慎地采取瞭防守策略。


  坎伯蘭公爵(1721-1765),全名為威廉·奧古斯塔斯,是英王喬治二世的第三子,4歲便被授予坎伯蘭公爵爵位。英王自幼栽培他為皇傢海軍服務,他卻進入瞭陸軍。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爆發後,1742年,威廉晉升少將。1743年代廷根戰役後晉升為中將。1745年成為在國事聯軍總司令,但很快在豐特努瓦戰役中慘敗。


  此時的莫裡斯正遭受水腫的折磨(當時這種病帶有致命的危險)。4月20日莫裡斯抵達莫伯日(Maubeuge),他的總兵力為9.5萬人,包括69000名步兵和25600名騎兵。莫裡斯主動發起攻勢的一個目的是:控制斯海爾德河(Schelde)上遊區域,進而占領奧屬尼德蘭。


  攻勢由法國人首先打響。4月21日,蒂迪斯伯爵(Comte d'Estrées)在蒙斯(Mons)方向率領一支騎兵部隊佯動,掩蓋莫裡斯包圍圖爾奈的真實意圖,這一行動果然欺騙瞭聯軍統帥部,坎伯蘭在4月23日曾寫道:“根據不同情報顯示,法國人的目的在於包圍蒙斯。”


  當佈魯塞爾的聯軍正部署去援救蒙斯之時,莫裡斯率法軍主力進至斯海爾德河區域,向其真正目標——圖爾奈進發。一旦法軍攻陷圖爾奈,將能鞏固和擴大戰役前期的戰果,並打開通往根特(Ghent)和奧德納爾德(Oudenarde)的通道(這三處都是聯軍的補給點),從而威脅英軍聯系本土的交通要道奧斯坦德(Ostend)。當然,這一圍攻也是為瞭“圍點打援”,伺機消滅前來增援的聯軍。


  聯軍在4月28日才發現法軍的真實意圖,坎伯蘭寫道:“經過大量矛盾和多樣的信息篩選,我們在兩三天後才確定敵軍是在圖爾奈。”由於優柔寡斷,聯軍直到4月30日方開始行動,而法軍在同一天開始圍困圖爾奈。5月2日,聯軍抵達蘇瓦尼(Soignies),但因惡劣天氣而耽擱下來。5月5日,聯軍的後備部隊在漢諾威的莫爾特克將軍(Moltke)的率領下,向勒茲(Leuze)進發,這裡駐守著杜·歇拉(Du Chayla)指揮的多個法軍騎兵中隊。在摸清聯軍的進軍方向後,杜·歇拉迅速向圖爾奈方向撤退。


  盡管隨著聯軍步伐的逼近,法國人圍攻圖爾奈的炮聲已隱約可辨,但坎伯蘭公爵仍不能相信自己所面臨的形勢,他認為在斯海爾德河一側,法軍不超過31個營和32個騎兵中隊。5月9日夜,聯軍已抵近圖爾奈東南10公裡處,身處法軍前哨的步槍射程之內。



  早在5月8日,通過情報,莫裡斯便確定聯軍將經過圖爾奈東南的豐特努瓦村及昂圖萬鎮(Antoing),他需要尋找一個可以安然以待截擊來援之敵的良好陣地,最後,他將這個陣地確定在斯海爾德河東岸,圖爾奈東南約9公裡處,以豐特努瓦村為核心,並於當天率主力進入陣地。他還特別命令德勒-佈雷澤侯爵(Marquis of Dreux-Brézé)在左翼統帥21550名士兵,不惜一切代價阻止被圍困在圖爾奈的敵軍突圍。由於此戰對法國事關重大,路易十五也帶著皇太子親臨戰場觀戰。


  經過9日晚的倉促偵察,坎伯蘭等聯軍指揮官發現法軍加強瞭豐特努瓦村的防禦,在望舒(Vezon)和佈爾容(Bourgeon)兩個村莊也發現瞭法軍的警戒哨。第二天,聯軍確定攻擊任務:英軍在右翼攻占望舒村,坎伯蘭的司令部在其後跟進;荷軍在左翼攻占佈爾容;將戰線確定在貝羅尼(Peronne)-佈爾容-望舒一線。


  當時兩軍兵力大致相當,聯軍兵力約5.3萬人(包括2.2萬名荷軍、2.1萬名英軍、8000名漢諾威軍和2000名奧軍),共52個營和85個騎兵中隊,80-105門加農炮。法軍兵力則超過4.8萬人,包括55個營的3.2萬名步兵和101個騎兵中隊的1.4萬名騎兵,以及90-110門加農炮。


  法軍指揮官莫裡斯伯爵雖然是法國歷史上偉大的一名軍事傢,法軍也擁有當時歐洲最勇敢的士兵,但當時法軍在戰術和訓練上已落後於時代,這一點連莫裡斯也無法否認。而與此相反,聯軍擁有歐洲一些訓練有素、紀律嚴明的軍隊(如英軍、漢諾威軍),但他們的指揮官在資質上卻不及對手,坎伯蘭無論在經驗抑或軍事素養上,均不能與其聯軍司令的職位相匹配。豐特努瓦之戰便在這種兩軍各有優劣的情形下展開。


  莫裡斯構築的防線呈一個直角,豐特努瓦村便處於頂點位置,法軍右翼坐落在昂圖萬鎮,左翼則被巴裡(Barry)森林穿過,整道防線坐落在高地頂部的邊緣,這裡無處不在的斜坡從昂圖萬到巴裡森林形成瞭一道長長的自然的傾斜面,為守軍的加農炮和步槍火力提供瞭致命殺傷范圍。而且,法軍還在這條防線上修建瞭堅固的多面堡:左翼,豐特努瓦-巴裡森林一線修築瞭2個,由2個團防守,每一個堡壘還有4門加農炮協防;這些工事一直延伸到法軍左翼東北處,這裡還有法軍愛爾蘭旅的6個營。右翼,豐特努瓦-昂圖萬一線,法軍沿著山脊修築瞭3個多面堡,這裡由4個步兵團和3個徒步龍騎兵團(dismounted dragoon regiment)守衛,昂圖萬鎮還有7個營的守軍和6門火炮,包括4個久經沙場的皮埃蒙特(Piedmont)營。此外,還有6門12磅加農炮部署在遠處昂圖萬直面斯海爾德河的對岸。法軍防線的中樞豐特努瓦村,這裡由1個旅和6門火炮防守;但在莫裡斯看來,豐特努瓦-巴裡森林一線仍有相當危險,因為豐特努瓦和防線堡壘之間的防線存在空隙,為此他特別在這裡部署瞭瑞士衛兵和法國衛兵。整個第一道防線後,第二道防線上還部署瞭包括全部騎兵在內的強大預備隊。



  5月11日凌晨2點,聯軍開始進入豐特努瓦地區。右翼為英軍和漢諾威軍,左翼是荷軍,小規模的奧軍則負責支援主力。聯軍約40-50門火炮開始在遠處向法軍陣地開火,但對法軍造成的影響非常有限,法國人或是躲在樹林裡,或是隱蔽在堡壘中,或是躲避在經過強化的陣地後,雙方進行瞭持續3個小時的火力對射。


  聯軍在10日晚的偵察顯然沒有發現巴裡森林附近的多面堡,但在交火中,聯軍步兵將這一意外敵情告知瞭坎伯蘭,如此一來,法軍左翼成為最重要的問題,瓦解這裡的防禦的重任落在瞭英格斯比準將(Ingolsby)的肩上,他將指揮英軍第12、13步兵團、第43高地步兵團,以及漢諾威軍1個團作為主攻;在英格斯比打響後,荷軍和奧軍將在坎伯蘭左翼向法軍豐特努瓦-昂圖萬一線發起全面攻擊,一旦法軍側翼遭受猛烈打擊,英軍將在豐特努瓦-巴裡森林一線突破法軍陣地,驅逐法軍主力。


  清晨6點,英格斯比指揮部隊開始行動,但英軍遭遇到守衛在森林裡的一支法軍輕步兵和輕騎兵組成的部隊的頑強阻擊,以至於步伐緩慢。經過艱難推進,英軍步兵進至法軍陣地前方的平原準備發起主攻,聯軍左翼的荷軍也準備向法軍右翼防線進攻。但是,早有準備的法軍依托陣地向這些密集編隊進行瞭猛烈射擊,英格斯比的行動被打退。對此,坎伯蘭公爵隻能命令英格斯比的部隊前進與利戈尼爾的英軍主力合並,坎伯蘭已決定放棄清掃森林中的威脅,忽視自己右翼。值得一提的是,在掩護步兵行進時,英軍騎兵指揮官坎貝爾將軍(Campbell)被誤傷,沒有人將坎伯蘭的命令傳達給騎兵軍官們。因此,這場戰役中,騎兵隻能在步兵身後袖手旁觀,直至戰局已定。


  利戈尼爾告訴坎伯蘭,他已準備就緒,隻待荷軍向豐特努瓦村發起進攻便可行動。荷軍指揮官瓦爾德克王子比利戈尼爾更早完成瞭戰鬥準備。當時直面豐特努瓦的荷軍陣營從左至右的為36個騎兵中隊、8個步兵營和4個騎兵中隊;在第二線還有12個營作為預備隊。但瓦爾德克同樣沒有仔細偵察豐特努瓦的防禦體系。在3個炮兵連的支援下,荷蘭人發起第一次進攻。但是,這次進攻被法軍的毀滅性火力打退。與此同時,向昂圖萬進攻的奧地利軍也遭受瞭這條防線上的3個多面堡和斯海爾德河對面法軍炮火的打擊。聯軍對法軍防線的全面進攻遭到慘痛的挫敗。


  時間已到上午10點30分,英軍和漢諾威軍步兵隨時準備發起攻擊,此前側翼的行動——無論是右翼的英格斯比,還是左翼的荷蘭人,都以失敗告終。坎伯蘭和奧軍指揮官科尼塞克伯爵必須決定是否繼續進攻,抑或撤退等待新的戰機。最後,坎伯蘭選擇瞭前者。



  英軍和漢諾威軍部署成兩道陣線,每道陣線均有3個英軍旅,漢諾威團則在英軍左側。在英軍之前,荷軍又嘗試發起第二次進攻,這次荷軍得到瞭奧軍騎兵和英軍2個營的加強,其中包括英軍的高地步兵。然而,雖然高地步兵在進攻中表現得比荷蘭人更為勇敢和猛烈,但荷軍的這次攻勢仍被嚴陣以待的法軍擊潰,這次進攻之後,荷蘭人被打掉瞭意志,此役再也沒有參與進攻。在法軍右翼,聯軍的攻勢已遭遇挫敗。但是,左翼的英國人還未被擊敗,因此當一個名為鮑福萊蒙(Bauffremont)的紳士向莫裡斯伯爵表示祝賀時,他卻沒有任何放松:“讓我們去對付英國人,他們更難消化。”


  在荷軍發起第二次攻擊時,坎伯蘭的主力已集結完畢,坎伯蘭親率一支部隊列於陣首,排在利戈尼爾部一側。他的部隊以英軍近衛步兵旅為首,約1.3萬-1.5萬人,排列成兩行隊形,每行6排縱深。但是,狹窄的道路令聯軍在前進時,兩行隊形被壓縮成三行,原本在左翼的漢諾威軍被擠壓到瞭第三行。聯軍向前推進時,法軍將裝備瞭3磅炮的法軍衛兵旅和奧貝泰爾旅(Aubeterre)調上一線,以加強防線上要塞的火力。當英軍冒著法軍火力走上一個斜坡,立即將一個裝備瞭12門6磅加農炮的炮兵營調至隊伍前列,向法軍衛兵左側——他們支撐防禦的陣地開火。雙方就此展開密集交火,在法軍要塞和豐特努瓦的加農炮陣地上傾瀉出強大火力之時,英軍士兵顯示出訓練有素的良好素質,槍林彈雨中隊形不見混亂,整齊向前。這是莫裡斯未曾料到的,一旦英軍大規模逼近,豐特努瓦村及法軍要塞之間的防線漏洞將很難阻止其步伐。


  莫裡斯假裝攻擊蒙斯,實際上圍攻圖爾奈,然後在以豐特努瓦村為核心的巴裡森林至斯海爾德河之一線構築防線,還加築瞭幾個多面堡強化防禦。坎伯蘭公爵向法軍全線發起進攻。助攻的荷軍兩次進攻都無法攻克法軍右翼和豐特努瓦村,但主攻的英軍和漢諾威軍突破瞭法軍左翼第一線。莫裡斯投入步騎預備隊將其擊退。


  當聯軍艱難地走上斜坡,發現自己正直面法軍步兵隊列,嚴陣以待的法軍也列隊向聯軍靠近。兩軍的距離僅30步之遙。接下來發生的一幕,永遠留在瞭英軍近衛第1步兵團指揮官查爾斯·海伊勛爵的腦海裡:當時他走出隊列,拿出隨身攜帶的小酒瓶滿飲一口,借著酒勁向對面的法國人喊道:“我們是英國近衛步兵!請你們站在原地不要反抗,等我們過去!我們不會像在代廷根戰役時讓你們下美因河遊泳那樣把你們踢下斯海爾德河的!”伴隨著海伊的勝利宣言的是英軍高昂的三呼萬歲。這一插曲在伏爾泰筆下,更是演繹成兩軍指揮官高貴的紳士風度的演出。


  事實上,當兩軍在陣地上對峙時,首先打響第一槍的是法軍。列隊齊射的子彈雖然有些無效,但仍給英軍近衛第3步兵團帶來一些混亂,並射傷瞭該團指揮官喬治·丘吉爾(George Churchill),潘繆爾勛爵(Panmure)立即讓第3步兵團中仍完整的連隊轉至近衛第1步兵團側翼。到目前為止,聯軍都沒有還擊;但接下來,聯軍步兵向法國人射出毀滅性的彈雨。齊射的步槍夾雜著火炮發射的大量霰彈如潑水般將法軍第一排隊列的10個營籠罩,給法軍造成700-800人的傷亡。在法軍衛兵承受猛烈打擊之時,瑞士衛兵和奧貝泰爾旅的4個營也被英軍打得連連後退。



  法國現在面臨著意想不到的危機。由於先前的戰鬥,法軍中央陣線第二道防線的指揮官已派出不少部隊前去支援守衛豐特努瓦村的部隊,這使後方缺乏兵力前往援助正與英軍激戰的法軍衛兵陣線,眼看著英軍近衛步兵逐步深入陣地。


  拖著病體的莫裡斯伯爵看到這種情景,親自調集騎兵前去阻止前進的敵軍,但法軍騎兵在聯軍的齊射彈雨中也被擊退。當時距莫裡斯指揮部不遠,法王路易十五和路易皇太子、戰爭部長德·冉阿松勛爵(d'Argenson)、諾瓦耶公爵及黎塞留公爵(Duke of Richelieu)等一班王公貴族正在旁觀戰事,當看到法國最好的步兵正在敵軍的攻勢下步步後退,都覺得大勢已去,諾瓦耶公爵請求皇帝陛下先離開這危險之地。但是,莫裡斯卻認為,戰役不會就此失敗,他許下誓言:“我們非勝即死!”軍官們也紛紛前往一線穩定混亂的隊伍。由此打消瞭路易十五中途跑路的念頭。


  此時聯軍已深入法軍陣線275米,但是,側翼的豐特努瓦村及法軍要塞的持續火力,以及莫裡斯組織起正面騎兵和步兵的持續進攻,逐漸擋住瞭英軍和漢諾威軍的行進步伐,並將他們逼退。隊伍中的坎伯蘭公爵竭力恢復著混亂的隊列,阻止他們的撤退:“我的同胞們!現在我不要求你們為我做任何事,除瞭分享我的危險!”


  英軍確實軍紀嚴明,在坎伯蘭的鼓舞下,他們停止瞭後退並重組隊形,由於剛才法軍的猛烈攻擊,此時聯軍的陣線變成瞭一個開口面向法軍的弧形。莫裡斯命令第二線的法軍騎兵向聯軍繼續發起攻擊,但卻被聯軍所擊退。後來利戈尼爾回憶:“在第二次攻擊中,我們擊退瞭法國人的進攻,把他們趕得遠遠的,當然,我們也損失巨大。”


  雖然聯軍擊退瞭莫裡斯的反攻,但其在法軍左翼的失敗已不可避免。法軍兵力不斷向這邊集中,還把右翼擊退荷蘭人的火炮調瞭過來。而法軍騎兵雖然被擊退,但他們持續不斷的攻擊為莫裡斯贏得瞭重整步兵隊列的時間。


  隨著戰局的發展,聯軍中央陣線越來越孤立,坎伯蘭周圍的英軍和漢諾威軍步兵死傷慘重,人數不斷減少。看到這種情況,科尼塞克伯爵建議他撤退為上。然而,就在聯軍猶疑不決之時,下午14點,莫裡斯指揮法軍發起全面反攻,莫裡斯不僅將預備隊的炮兵都調集上來,還重整6個愛爾蘭營並投入反攻——愛爾蘭旅是此前傷亡最慘重的法軍部隊,損失瞭656人,包括1/4的軍官,法國皇傢近衛騎兵也向英軍發起瞭猛烈沖鋒。兩軍的激戰在此時達到頂峰,血腥的戰鬥中,英軍損失慘重,一些團級單位甚至傷亡過半,如皇傢韋爾奇燧發槍團(Royal Welch Fusiliers)便損失瞭322名士兵,其中200人陣亡;近衛步兵旅也有超過700人的傷亡。



  在利戈尼爾的勸說下,坎伯蘭終於率軍撤退,幾乎沒怎麼上場的英軍皇傢近衛騎兵掩護著聯軍後撤——此役之敗,聯軍步騎協同失當也是一個原因。當部隊撤到望舒後,坎伯蘭看著損失巨大的部隊,淚流滿面。聯軍此役損失瞭近1.2萬人和40門火炮,其中陣亡2500人,負傷5000人,還有3500人被俘。而勝利的法軍也有7500人的傷亡。


  面對巨大的勝利,路易十五親自向莫裡斯伯爵表示祝賀,而驕傲的法軍士兵也向他們的指揮官致以崇高敬意。但是,此時重病纏身的莫裡斯,要迎接士兵們的歡呼和敬意,還不得不借助私人衛隊的幫助才能爬上馬背。


  豐特努瓦之戰是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中最重要的一場戰役,此役之後,圖爾奈在5月20日投降,至7月中旬,佈魯塞爾附近的迭戈姆(Diegem),聯軍兵力隻剩下3.5萬人,不足法軍一半。7月末,佈魯日和奧德納爾德先後投降,法軍已一腳踏在瞭荷蘭西南角的門檻上。而國事聯盟在此役後,雖然在1745年9月,弗朗茨·斯蒂芬得以登上神聖羅馬帝國的寶座(即弗朗茨一世),但在戰爭中又經歷瞭數場敗仗,終於在1748年10月以《亞琛條約》結束瞭長達8年的血戰。


  這場勝利對法國來說至關重要,它緩解瞭波旁王朝的戰略危局,使法國人占領瞭弗蘭德斯,還鞏固瞭其盟友巴伐利亞的領地安全,並使奧地利失去瞭對德意志南部的控制權。英國也在此役後逐漸撤軍本土,與法國的較量轉移至海上。法國逐漸收復瞭它在歐洲大陸的征服地。這場戰役還給法蘭西民族註入瞭一劑強心劑,使自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失敗以來,“太陽王”榮光失色的法蘭西民族自信心大增。如拿破侖後來所評價的那樣,已經沒落的波旁王朝再次延續瞭30年國祚。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