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親歷者憶鬼子山西屠城:親人被殺4個無法掩埋

时间:2020-09-15 14:10:03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1937年9月23日至9月24日,小鬼子從山西靈丘城到平型關,一路兇殺,血淚斑斑,沿途在唐之窪、南梁、古樹、東河南、蔡傢峪、小寨、關溝等村大燒大殺,此後又在東福田的姚溝村制造瞭一起大型慘案……讓我們的記憶跟著回傢收屍的同胞們一起回到那個悲壯的年代——


  親歷者憶鬼子山西屠城,親人被殺4個回傢收屍棺材都沒地方買


  靈丘城鄉的大屠殺,正是農歷八月份,天氣還很暖和,慘遭殺害的屍體都腐爛瞭,到處散發著死屍的腥臭。10月23日,我八路軍115師687團和楊成武獨立團,終於把侵占靈丘的日軍趕走瞭。在外逃難的群眾陸續返回傢園,在幸存者的指點下,回來的傢人在城東北部的大雲寺後面(現縣機械廠),找到一坑又一坑親人的屍體,在奶奶廟下的十畝大菜園裡(現縣醫院),又找到一坑坑屍體;在城西北角財神廟、老君廟後(現縣招待所),也找到一坑坑屍體。在東城門外的樹上,在西城門外的沙坡、城道坡的房院內外,在北城墻外,在縣城南的南河邊,到處是親人的鮮血,到處是親人的屍體。人們從上千具屍體中辨認尋找著自己的親人,有的嚎陶大哭,有的泣不成聲,有的痛不欲生。當扒開掩埋親人的土坑,親人的屍體大部分已經腐爛瞭,面目全非,從面容上都根本無法辨認瞭。



  丁仰軒(原任大同市司法局局長,現已離休)回憶當時的慘狀說:“日寇侵占靈丘城那天,我還在城內,第二天我和我姐夫背瞭點面準備出城,被日本鬼子抓住,強迫我們往東河南背送東西。從東河南返回,我從作新村沿北坡跑到弋坡村,我姐夫又回瞭縣城,我父親叫丁樹,原來躲在弋坡村,我娘倆在城裡看門子。9月20日,日寇侵占靈丘城以後,聽說沒殺人,我父親回城探風聲,進瞭城出不來,被集體慘殺在城內。我的親人被殺害瞭三、四個,我姐夫也被殺害瞭。敵人被趕走後,我們尋找父親的屍體,在北城墻下扒去薄薄的土層,全是一坑一坑的死人。因為是秋天,已經被打死一個月瞭,根本辨認不清瞭,隻好從衣服上認,我們辨認出一個上衣象我父親的,就抬著裝殮瞭。傢裡買不起棺材,那時死的人太多,也無處去買棺材,就把我父親裝殮在堂箱裡。後來又看另一個死人穿的鞋,像我父親,便把前一個屍體倒出來,裝殮瞭後一個。”


  沙坡村婦女劉桂蓮說:我是城關沙坡人,日寇進城前逃到東福田村。八路軍把鬼子打跑後,我和我姨姨尋找我姨父和姨兄小圪旦的屍體。我姨姨住在後面,就是現在的縣醫院,當時是個菜園子,就是日本人的一個殺人場,園裡一坑一坑盡是死人。從面目上認不清瞭,從衣服上認瞭一個象我姨兄的裝殮瞭。從東城外樹上找到瞭被殺害的我姨父馬元祥的屍體。


  在南城壕,幾隻狗拉著啃一具屍體。當時這具屍體被殺死的時間不長,從死者白發蒼蒼的面貌上辨認出是喬森爺爺的屍體。除去頭,身上的肉幾乎被狗啃光瞭。


  絕戶人傢的屍體,由返回城的左鄰右舍、親戚朋友和八路軍115師的幹部、戰士幫助掩埋瞭。當時大傢憤怒發誓:屍山血海滿城愁,傢傢戶戶淚長流,滿腔怒火胸中燒,不滅鬼子誓不休。


  銘記歷史不是為瞭延續仇恨,而是為瞭提醒世人珍愛和平。靈丘,這座歷經風雨、飽經滄桑的小縣城,她的故事正告訴世人勿忘歷史,發奮圖強。綜合:海志寬、韓世英、李清桂等回憶稿件。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