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揭秘:神秘的中國黃金部隊是如何組建的?

时间:2020-09-15 14:09:45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導讀: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黃金年產量僅為4.5噸,這個數字比1901年黃金產量4.51噸還小。此後長達20多年,黃金生產始終在低水平徘徊,平均年產量不足10噸,幅員遼闊的資源大國竟然是產金小國。這種狀況直接導致瞭我國僅靠出口物資創匯充實國庫的尷尬局面,遠遠不能滿足經濟建設的需要。面對找金隊伍的短缺和種種條件的制約,一個大膽的想法在王震腦中出現:“讓部隊去找金子!”這不是他一時沖動說出來的。這個想法周總理找他抓黃金時就有,隻是那時正搞“文化大革命”,條件不成熟,現在他感到條件已經成熟瞭。他相信中國地質學傢的意見:中國不貧金;中國缺少的是專業化找金隊伍。

  1979年1月,經王震、谷牧副總理同意,冶金工業部上報《關於整編基建工程兵地質支隊的報告》。中央軍委和國務院在非常時期做出非常決策。3月7日,國務院和中央軍委聯合給國傢建委、冶金部、基建工程兵下達批示。為瞭加強黃金地質普查、勘探工作,迅速發展黃金生產,同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基本建設工程兵黃金指揮部。擴編、整編一批部隊專門勘探、生產黃金。由此,一支特殊部隊——中國黃金部隊誕生瞭。

  世界上最大的狗頭金

  狗頭金是一種產自脈礦或砂礦的自然塊金。這種自然塊金因形狀酷似狗的頭形,故名狗頭金。它可遇而不可求,一旦發現都會被當成寶貝存下來。放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展臺櫃裡的一塊形如“中國版圖”的狗頭金標本,重2155.8克,含金70%以上,有著極高的收藏和研究價值。這是武警黃金部隊的寶貝,輕易不拿出示人,也很少有人知道發現這塊狗頭金的幕後故事——

  1988年夏天,一直在興安嶺搞黃金勘探的武警黃金第五支隊遇到瞭新的難題——隨軍來的傢屬子女工作沒法安置。采礦地點離城鎮太遠,加之周圍沒有企業,隨軍傢屬沒法工作。看到許多幹部職工的子女老大不小瞭卻沒有工作,傢庭生活因此陷入窘境,職工大隊大隊長程延寬心急火燎。他跟幾個傢屬子女聊天說:“你們不怕苦,我帶你們到山上淘金去。”沒有想到,他一說,幾個傢屬都高興地說:“我們不怕吃苦,你帶我們上山吧。”隊領導經過研究,同意程延寬的報告。就這樣,三十幾個傢屬和子女開進瞭小興安嶺腹地的團結溝。

  這些傢屬們的工作區是一塊人跡罕至的地方,唯一的遺跡是附近5座鄂倫春人久遠的墳墓。現在鄂倫春人早已不在這裡建墳瞭。從墳的年代看,建這些墳的時間至少有100年,100年前他們為什麼會埋在這裡,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這裡曾經是一個淘金點,人死瞭就近埋在這裡。傢屬采金隊用幾頂淘汰下來的舊帳篷和七拼八湊的炊具,在這裡安營紮寨。

  淘金是一項很重的體力勞動,每一個人都累得汗流滿面,可這些傢屬們心中隻有一個念頭:幹出個模樣來,讓部隊領導看看,我們也不是吃閑飯的。姚金花是部隊職工姚鮮的女兒,她當時剛滿22歲,也跟隊來到淘金點。在分配工作時,程延寬見她勤快,幹活利索,就安排她守著溜槽。那天快收工瞭,姚金花看到流水沖刷下的溜槽內有一塊沾滿泥沙的石頭,她想撿起來扔掉,掂在手裡卻發覺分量很重。細心的姚金花把它放到水裡洗瞭起來。這一洗不得瞭,手中的石頭竟變成瞭一塊熠熠生輝的金疙瘩。“金子,我發現狗頭金瞭!”姚金花興奮得喊瞭起來。在這裡發現瞭狗頭金,大傢的情緒一下子被鼓動起來,既然有一塊,就會有兩塊。那個夏天,姚金花和她的夥伴們一共采出瞭7塊狗頭金,最小的也在220克以上。沉寂多年的團結溝沸騰瞭。山裡的老鄉說,是他們感動瞭山神,才會得到這麼多的金子。上級聽說瞭,要把這塊黑龍江省最大的狗頭金拿到北京去,程延寬和姚金花他們二話沒說,把淘得的大大小小的金疙瘩全部獻瞭出來。

  “石頭大校”掀開新篇章

  20世紀60年代,美國地質調查所的羅傑·羅伯茨經過系統研究,斷定在內華達州中北部尤裡卡縣的塔斯卡羅拉山區,貯存有規模巨大的金礦床。1961年,大量的化學樣品源源不斷地送到公司的化驗室,緊跟著的鉆探驗證使公司的老總們眉飛色舞,第三鉆便打到瞭80英尺厚、品位達34克的厚大礦體。1965年,卡林型——一種金的顆粒小到幾微米浸染在碳酸類巖石中的具有較大遠景的新類型金礦床——微細浸染型金礦床誕生瞭。隨著這個礦床的挖掘開采,美國迅速躋身世界產金大國行列。25年後,被譽為“石頭大校”的中國武警黃金部隊高級工程師王世忠經過艱難漫長的求證,在金龍山“點石成金”,卡林型金礦床給中國的黃金事業掀開瞭新的篇章。這個礦區位於陜西省鎮安縣米糧鎮東長溝村境內,位於秦嶺褶皺系。秦嶺有黃金,史書上不乏此類記載。秦嶺遍地的礦洞向人們昭示著這兒曾經的輝煌。20世紀80年代,黃金部隊領導者也將目光鎖定在這裡。

  十四支隊大隊人馬開赴秦嶺。鉆井一口接一口地打,雖然也見金,但不像想的那樣多,看不到任何有大金礦的前兆。地質找礦就這樣變幻莫測,深不見底。如果運氣好,碰到好的礦區,可以使人一夜暴富,如果運氣差,打不著礦脈,也可以使人成為窮光蛋。因為打的每一尺都是用錢堆出來的。國際上比較先進的國傢,項目成功率在5%左右。經過多少代人的努力,我國地表面金礦地表礦體已經基本普查完畢,找礦難度越來越大。要在莽莽蒼蒼的群山峻嶺中找出幾十公分至幾米寬的肉眼看不見的金礦脈,無異於大海撈金。一天,王世忠在地質工程師孫書山那裡看到一個美國卡林型金礦樣品。他猛然想起這個礦樣他見過。20世紀60年代在鎮安礦區進行大會戰,當時西北冶金地質勘探公司發現瞭秦嶺鎮安縣東南的丁傢山馬傢溝汞銻礦帶。但是由於信息不通,美國發現卡林型金礦的事情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當時的主要任務是找汞銻礦,也忽略瞭對金礦樣品的化驗分析。卡林型金礦樣品給王世忠以新的啟示。他決定改變幾十年一貫制的地質找礦方法,進行逆向思維。

  王世忠選擇瞭七裡峽4號異常點,確定瞭3條路線,多點組合取樣。幾個月過去瞭,預查組傳回捷報:該地區確有富礦,最高品位達27克/噸。王世忠坐不住瞭,親自帶領以老工程師為核心的檢查組趕赴礦區,與預查組共同佈置地表施工方案,結果發現瞭20米厚的礦化體。王世忠很興奮。他一直在思考:4個異常點同處一個礦帶,具有同樣的成礦條件。既然4號異常點如此誘人,那麼l號、2號、3號呢?經過勘探,果然,兩年後,1號、2號、3號異常點也發現瞭礦化體。“山不在高,有仙則名。”四個異常點所處的兩座大山,不知在宇宙間沉睡瞭多少年,因為王世忠的執著、真誠感動瞭神靈,讓它露出瞭“金”面目,昔日無名的荒嶺也被命名為金龍山。

  來自西部的特大喜訊

  西秦嶺山脈和岷山山脈地質結構為高山深切割區。礦區地處秦嶺東西向構造帶、松潘——甘孜褶皺系和龍門山構造帶三個一級構造單元交匯的部位。區內巖漿活動頻繁,構成復雜的弧形構造,為礦物質的活化、富集提供良好的地質條件。這一地區成礦地質條件優越,被國內外金礦專傢普遍看好,但長期未能實現找礦的重大突破。僅新中國成立後,就有五支地質隊伍在這裡找過金礦,但一無所獲。

  先人沒找到黃金的地方,武警黃金部隊能找到嗎?荒涼的大山考驗著官兵們的毅力和才智。整整兩年的跋山涉水、風餐露宿,十二支隊的官兵們消瘦瞭、憔悴瞭,可是,鉆塔掘進的400米坑道沒有給官兵們帶來預期的效果。1999年3月,30歲剛出頭的郭俊華走馬上任,擔當起礦區技術總負責的重任。經過一連幾個月的實地采樣、觀測、化驗和研究分析,郭俊華發現,斜長花崗斑巖具有金礦化現象。但幾代地質工作者都把砂巖作為這裡唯一的找礦標志,並上升為一種理論固定下來。郭俊華的這一想法一提出,立即引起軒然大波,有人說:一個剛退汗毛的人就想當哥白尼。在冷嘲熱諷中,郭俊華沒有停止自己的研究。

  1999年9月的一天,郭俊華從標本庫裡把曾經采來的一個“花崗斑巖”礦樣揣進口袋,匆匆趕往甘肅石雞壩金礦區和四川聯合村礦區去求證。到瞭礦區,心急如焚的郭俊華一頭紮進廢棄的狹窄坑道,找尋著相似的礦樣。在翻山越嶺、攀援摸爬的苦苦尋覓中,他驚喜地發現,這個礦區主礦脈的礦樣竟與他口袋裡的礦樣非常相似。他拿著采集到的標本,提出將“花崗斑巖”作為新的找礦標志,大傢一致表示贊同。他們在陽山礦區一口氣采回瞭一百多件礦樣,並連夜送到千裡之外的支隊化驗室。當顯微鏡下的礦樣切片上顆顆金粒閃爍出誘人的光澤時,郭俊華流下瞭激動的淚水。官兵們根據新的找礦標志,確定新的鉆礦地點,鉆機開始瞭新一輪的轟鳴。2000年春天,當鉆井探到預定深度的時候,終於見礦瞭,金礦的本來面目漸漸地顯露出來,捷報頻傳。

  2000年,武警黃金部隊成功地采用具有國內先進水平的金礦鉆探新工藝,佈施深部鉆孔18個,孔孔見礦,有的孔可推算出金礦體厚達20米。金礦資源量規模不斷擴大,其中一條礦體的黃金資源量為57噸,超過特大型金礦50噸的價碼,是國內罕見的富礦。短短幾年間,這裡的金礦探明資源量突破百噸大關,創造瞭西部地區、全國乃至世界找金史上的一個奇跡。隨著探測工作的深入展開,礦區總體規模還在不斷擴大。陽山金礦的發現,改寫瞭我國沒有200噸以上超大金礦的歷史,是我國在西部找礦理論和實踐的第一次重大突破,對我國黃金工業發展具有裡程碑的意義。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