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絲綢之路”緣何逐漸中斷?怛羅斯之戰的歷史影響和意義!

时间:2020-09-15 14:09:42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絲綢之路”緣何逐漸中斷?怛羅斯之戰的歷史影響和意義!趣歷史小編給大傢提供詳細的相關內容。


唐開元初年不僅是唐朝和中國封建王朝最為鼎盛的時期,也是中國歷史上絲路貿易的鼎盛時期。然而,好花不常在,好景不常來,安史之亂和其後的藩鎮割據讓這個曾經強大輝煌的王朝在苦苦掙紮中走向窮途末路。


強大的唐帝國緣何由盛轉衰?自漢朝開始與西方進行交流的舞臺—“絲綢之路”緣何逐漸中斷?這些疑問我們可以從安史之亂前的怛羅斯之戰窺豹一斑。


戰爭起因和經過


公元750年,唐帝國在西域的威望和統治力達到瞭頂點。西域各國臣服,未有異心。鎮守西域的彪悍唐將、安西節度使高仙芝覬覦當時最富裕的西域國傢—石國的財 富,想要據為己有,於是誣陷石國國王“無藩臣禮”,領兵討伐。石國國王迅速認罪求和,卻被高仙芝誘騙至唐都長安處死並率部洗劫石國,劫走財物男丁,格殺老 幼婦孺,順帶還攻打洗劫瞭突騎施等國,大發一筆橫財。


僥幸逃脫的石國王子逃到諸胡部落,將高仙芝的欺誘貪暴遍告諸胡,西域各部國國自危,害怕高仙芝將土豪式的戰爭強加到自己頭上,於是求助於另一個毗鄰的強大政權—黑衣大食,即當時和盛唐並立的阿拉伯帝國,準備聯合起來出兵攻打唐帝國的安西四 鎮。高仙芝很快得知瞭這一消息,決定先下手為強。他率領安西都護府主力唐軍3萬多人,並裹挾西域各國組織的聯軍將近7萬人,孤軍深入敵方腹地,在怛羅斯 (詳細地點已不可考)與敵方20多萬精銳部隊遭遇,怛羅斯之戰爆發。


戰爭的經過並不復雜,面對人數眾多的阿軍,唐軍毫不示弱,展開廝殺,雙方打瞭5天不分勝負,孤軍深入、敵眾我寡的唐軍甚至還占瞭上風,但就在第5天夜晚雙方均已精疲力竭之際,早有異心的唐軍聯軍葛羅祿部突然臨陣倒戈,唐軍措 手不及,腹背受敵,迅速潰散。悍將高仙芝殺出重圍,待清醒過來準備率部反擊時,發現跟自己突出重圍的隻有數千人,高仙芝隻得愴然離去,準備帶夠人馬再卷土 重來,阿軍震撼於唐軍的戰鬥力,沒有追擊,怛羅斯戰爭結束。雖說阿勝唐敗,但雙方損失幾乎相當。唐軍遠離故土,面對數倍之敵,在友軍倒戈、腹背受敵之境, 仍然重創瞭阿拉伯主力軍團。最終唐軍陣亡1萬多人,敵方陣亡人數超過3萬。經此一役,2萬唐軍成瞭阿軍俘虜,這些人並沒有被屠戮,而成瞭中亞各地新建的各 大造紙坊和其他作坊的搶手工匠。


被誤讀和拔高的戰爭


怛羅斯之戰之所以令人矚目,是因為它是唐帝國和阿拉伯帝國之間發生的惟一一場戰爭。但實際上,這場驚世駭俗的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碰撞,都沒有進入兩國最高統治者的視線。


一 方面,唐帝國自唐太宗、唐高宗、武則天、唐玄宗以來,對突厥、高麗、日本等方向的作戰,連戰連捷。在這四代君主開疆拓土的戰爭中,這樣小規模的“敗仗”不 值得一提,根本不可能激發起唐帝國像美國珍珠港被襲那樣復仇的欲望。對阿拉伯帝國來講,雖然戰爭打到瞭“傢裡”,但2萬唐軍俘虜的價值卻非比尋常。眾所周 知,絲、瓷、紙、茶是古代中國出口賺取財富的重要產品,也是不傳之秘。這些俘虜大多成為瞭阿拉伯帝國的工匠,讓中國古代的絲、瓷、紙、茶等不傳之秘在西域 得到普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造紙術。自此,造紙業在阿拉伯帝國日益興旺,為其賺取瞭數不清的財富。所以,阿拉伯帝國也沒有因為這場戰爭損失而仇視唐帝國。


另一方面,這場戰爭實際上是唐帝國的安西都護府將領高仙芝和阿拉伯帝國呼羅珊總督阿佈·穆斯林之間的沖突。唐政府設立的都護府和藩鎮手中都有兵,將領有極大 的用兵自主權,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便於拓邊,但它帶來藩鎮割據尾大不掉的問題,阿拉伯帝國也有同樣的問題。這些上馬管軍、下馬管民的“軍閥”,以擴張領土和 加強屬地控制為目的,挑起武裝沖突,是職權范圍內的事情,這也是高仙芝沒有受責的原因所在。


不該爆發的紛爭,不應中斷的絲路文化


怛羅斯之戰中的帝國紛爭隻是表象,絲路文化的中斷才是最大的遺憾。高仙芝雖然具有極高的軍事才能和豐富的軍事經驗,可他貪財好武的性格以及唐政府錯誤的民族政策導致瞭絲路文化之殤。


初唐時,連接中亞的西域是一個多民族政權構成的區域,經過隋唐多年軍事、外交、經濟、文化多維手段並舉,這些政權大多臣服於唐帝國,確保瞭絲路的暢通。高仙 芝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為該地區的唐軍主將和代表。然而,面對西方強權阿拉伯帝國的虎視眈眈,高仙芝不僅在兵力有限的情況下沒有通過維護民族和睦來確保地 區穩定,防禦阿拉伯帝國對西域政權的拉攏侵蝕,反而作威作福,橫征暴斂,肆意用兵。高仙芝向唐政府報告石國的不臣之禮,唐政府未經核實,就縱容瞭高仙芝的 用兵;石國國王親赴長安辯解,唐政府同樣未經核實,就在高仙芝的攛掇下輕率將之處死。高仙芝的貪橫暴斂和唐政府的縱容,讓西域諸國倒向瞭阿拉伯帝國;高仙 芝雖主動出擊,贏得瞭先機,但盟軍背離之心的禍根已然種下,不可挽回,隻是等待爆發的時機,最終成為打垮高仙芝率領的唐軍最關鍵的因素。怛羅斯之敗的軍事 損失,對唐帝國來說,隻是九牛一毛,怛羅斯之戰後不久,安西都護府就得以重建。753年,唐政府派封常清遠征大勃律取得勝利。然而,失去的人心已無法通過 軍事勝利挽回。


唐帝國向東曾多次用兵,其中較為著名的有對日的白江口之戰,取得全勝,自此日本派出遣唐使,虛心學習唐文化。除瞭戰爭以外, 鑒真和尚東渡日本,促進瞭文化的交流,造就瞭一個至今仍影響朝鮮、日本、東南亞諸國的東亞文明圈,這個文明圈並沒有隨著安史之亂和唐朝的終結而結束。而向 西,唐帝國錯誤的民族政策以及國力的衰減,致使絲路貿易在時斷時續中艱難維繼,更重要的是絲路文化的主導權喪失瞭,中華文明自此在中亞地帶無法形成像東南 亞那樣持續深遠的影響,而伊斯蘭文化逐漸填補瞭這一真空,中亞許多國傢至今仍受其影響。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重現盛唐榮光,實現民族復興是每個中國人的夢想。“一帶一路”戰略的提出和實踐就是從夢想到現實的橋梁之一。為此,我們應當以史為鑒,深刻審視怛羅斯之戰這個中斷絲路的重要歷史事件,思得評失,以更好地開拓未來。


放眼當今時代,美國的強大與其地緣環境的穩定有著密切的聯系。美國隻有加拿大和墨西哥兩個鄰國,整個美洲都深受美國文化的影響,沒有尖銳的文化沖突和對立。 然而,美國良好的地緣環境並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歷史經營、運籌帷幄和文化持續深入影響的結果。盛唐時期的中亞各國面臨著儒傢文化和伊斯蘭文化的抉擇,存在著選擇中華儒傢文化的可能,因為自漢以來經營的“絲綢之路”的繁盛讓唐贏得瞭先機,可一場不該發生的偶然戰爭打斷瞭這個進程,讓可能變成瞭不能。雖說安 史之亂、唐後的長期分裂割據讓政治和軍事的影響力鞭長莫及,但文化種子紮根之機的失去才是最關鍵的原因。


“一帶一路”的提出,不僅是經濟策略,也是文化交流和交融。汲取怛羅斯之戰的教訓,在經濟互利、共同發展的同時,把握文化交融主動權,完成盛唐未盡之事業,是利千秋、謀萬世的大智慧、大戰略、大佈局,是實現民族復興、可持續發展的重要舉措和保證。


歷史的發展不是循環往復而是螺旋上升的,我們今天也正重新面臨著一個歷史機遇。軍事是後盾和安全的保障,但文化和經濟才是永恒的紐帶。 今天的中亞各國都是是我們絲路文化交融中積極活躍的一環和要素,絲路重開是有利於中國、有利於中亞、有利於世界各國的大事情,但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幹擾 依舊存在,對中國和平崛起的質疑沒有消除,“中國威脅論”仍有市場,絲路的暢通絕不會一帆風順。要避免重蹈盛唐兵敗怛羅斯的覆轍,防止偶然的軍事沖突造成 不可挽回的損失。以文化消融誤解、消解沖突,用互利共榮的真誠贏得人心、贏得朋友、孤立敵人,讓絲路的歷史之光穿透霧霾,推動中國、絲路沿線國傢和世界各 國共同發展,共創未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