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解密:羅榮桓“翻邊戰術”粉碎5萬日寇大“掃蕩”

时间:2020-09-15 14:08:24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人人都說沂蒙山好,沂蒙山上好風光;青山綠水多好看,風吹草低見牛羊……”


60多年一瞬間,上面這首《沂蒙山小調》,還不時在我耳邊回蕩。重上沂蒙山,憑吊舊日戰場,到瞭費縣大青山前白石屋村———《沂蒙山小調》誕生地,又聽見一位老翁引吭高歌這一曲子。
面對大青山的山影,想到這裡埋葬著許多戰友的忠骨:有國際友人漢斯·希伯,有戰工會主任陳明和夫人辛銳,有山東縱隊宣傳部長劉子超等同志,使我想起當年粉碎5萬日寇空前“掃蕩”沂蒙山區的情景。

  1941年11月5日下午,山東八路軍115師部隊和中共山東分局及戰時工作委員會等機關人員三千餘人,從沂蒙中心青駝寺轉移到沂南縣留田一帶。115師政委羅榮桓、代師長陳光、政治部主任肖華、參謀長陳士榘和中共山東分局書記朱瑞等首長,在牛傢溝小村一間草屋,召開高級軍事會議,陳士榘參謀長報告敵情:這次敵人空前規模的大“掃蕩”,侵華日軍總司令畑俊六和山東日軍司令官土橋中將,親自到前線督戰。分成11路進攻的敵人已經縮小包圍圈,最近一路離我們隻有5裡地,和我們的哨兵開瞭火……


  聽完報告,討論突圍方向,有主張向北,有提議向西,還有建議向東轉移到濱海區。羅榮桓政委沉著地聽著,最後他說,敵情很嚴重,今晚上突圍是粉碎敵人大“掃蕩”的關鍵。選擇突圍方向,不但要考慮保存自己,還要考慮打擊敵人的“三光政策”,使根據地群眾少受損失。西面是津浦路,敵偽碉堡林立;北面不但有強大的日軍,還有國民黨頑軍,都去不得。東面敵人兵力薄弱,但隔著沂河和沭河,當中有60裡平原,發現敵人裝甲部隊和騎兵。以往敵人進攻沂蒙山區,我們都向東跳到濱海區,鬼子可能摸清這個規律,在沂河沭河之間設下一個口袋……



  停瞭片刻,羅榮桓突然提出向南突圍,大傢都有點震驚。南面的日軍最多,三道封鎖線,兩條公路,而且靠近日寇占領的老窩臨沂城。陳光擁護羅政委的主張,他知道羅榮桓用的是“翻邊戰術”,出敵不意。其他同志也沒有異議。


  四架日本飛機在空中盤旋,三千機關人員在山溝野地裡隱蔽。唯一警衛部隊特務營在周圍警戒,北面傳來零星的槍聲,大傢都很緊張。


  太陽落山,偵察排先頭出發。天大黑,羅榮桓、陳光和師首長們帶著幾個老鄉當向導,跟著前衛,沿著山道前進。後面是機關人員和收容隊。


  爬山越嶺過小河,到瞭公路邊,隊伍屏聲靜氣,跑步通過。半小時後,全部人馬剛剛上瞭一座小山,便聽見公路上傳來洋馬嘶叫和炮車轟隆聲。回頭眺望,大隊鬼子兵的刺刀在月光下閃亮,千鈞一發,真險呀!我們的隊伍加快步伐,齊刷刷跑向張莊,那是第一道封鎖線的突破口。偵查員回來報告,莊裡沒有敵人。隊伍改成三路縱隊,跟著羅政委跑步通過兩山間的隘口,山上敵哨兵似乎發現瞭什麼,盲目打瞭一陣槍。順著蜿蜒的山道,隊伍開始瞭急行軍,進入一道山溝,停在離高裡村北面幾裡外待命。附近的大小山頭上到處燃燒著篝火,光影下遊動的鬼子哨兵,不斷發射綠色信號彈。便衣偵察員帶著警衛部隊,占據瞭村外預定要通過的十字路口,大隊人馬從敵人鼻子底下迅速跑過瞭第二道封鎖線。果然不出羅政委所料,敵人後方空虛,第三道封鎖線還沒有形成。天亮前,部隊在臨沂城東北幾十裡外的汪溝宿營,戰士們剛躺在草鋪上,遠方傳來瞭隆隆炮聲,包圍留田的日軍主力,正向牛傢溝附近各山村,發起總攻。


在留田中瞭八路軍的“空城計”,日寇惱羞成怒,對沂蒙山區根據地實行“三光政策”,燒村莊、殺百姓,搶東西。羅榮桓等首長研究對策,要把鬼子調出根據地,以減少百姓的損失。
他們決定,首先疏散機關人員,然後命令外圍部隊積極活動,有意暴露我軍行蹤,好讓附近的日偽據點知道:八路軍已插近瞭他們的老巢。

  11月7日清晨,機關部隊出早操時,唱歌喊口令,騷擾敵人。當晚,羅榮桓叫特務營營長黃國忠帶著兩個連,在石蘭設埋伏,攔截從青駝寺燒殺搶掠返回的日偽運輸隊。天黑瞭,一隊鬼子兵押著搶來的牲口和挑著糧食的民夫,慢慢走進八路軍的伏擊圈。輕重機槍掃向鬼子兵,不到半小時,除瞭幾條跑回去報信的“漏網之魚”,三百多日軍,全被消滅。


  日軍總司令畑俊六惱火透瞭,立即調動部隊到臨沂附近,尋找我主力決戰。他做夢也想不到,我們的主力已經殺回沂蒙山區,隱蔽在他兩個師團的結合部,休息瞭整整三天。11月12日,師政治部主任肖華,親自帶一個連隊,在龍口打埋伏,把青駝寺裡出來搶掠的鬼子和“宣撫班”打得屁滾尿流。


  11月19日晚上,紛紛揚揚的雪花從天而降,沂蒙山披上瞭銀裝。大雪對機械化裝備的鬼子行動不利,卻讓我們得以在雲蒙山、五彩山、三角山和鳳凰山轉戰殺敵。八路軍猶如“神行太保”來無影去無蹤,打得鬼子懵頭轉向。29日,600鬼子兵帶著輜重隊,被牽進肖傢坪。我軍人馬攻入村莊,消滅瞭大部分從夢中驚醒的日軍。


  憑借以往的經驗,考慮到肖傢坪戰鬥之後,敵人會進行報復。戰鬥前,羅榮桓和師首長決定將部分非戰鬥人員,疏散到費縣大青山。據抗大一分校來電報告,那邊沒有發現敵人的重兵。沒料到鬼子在連連失利後學“乖”瞭,連夜出動兩千多人,埋伏在大青山各隘口。我機關非戰鬥人員在天亮前走進瞭敵人的口袋,遭受瞭很大的損失。戰工會主任陳明夫婦,鋤奸部長王立人等同志犧牲。特別是德國記者漢斯·希伯,也被鬼子殺害。漢斯·希伯是德國共產黨黨員、太平洋學會會員。為瞭報道中國抗日戰爭,他從上海到新四軍,1941年夏天到山東濱海。這次反“掃蕩”他一直跟著部隊,留田突圍後,寫瞭篇報道《無聲的戰鬥》,刊登在報上。想不到這位國際主義戰士,竟犧牲在大青山!


  12月3日下半夜,從朱滿出動的鬼子,與我們派出的遊動哨接觸,子彈在駐地上空呼嘯而過,十萬火急!羅榮桓和陳光帶著二十幾個人,沉著地走出南門,碰上部分機關人員,一同向西南面轉移。


  以後十幾天,師部帶著特務營在雲蒙山、五彩山和東大頂一帶不斷襲擊日偽軍。神出鬼沒、靈活多變的戰術,逼得敵人疲於奔命,隻好陸續撤退,縮回老窩。我們這才轉移到濱海區休整。


  50多天的反“掃蕩”,大小戰鬥400餘次,殲滅敵軍6000多人,我軍傷亡483名。


  粉碎5萬日寇對沂蒙山區空前的大“掃蕩”,是羅榮桓元帥創造的“翻邊戰術”的偉大勝利。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