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三國二十四名將——孫策人物生平 討還舊部

时间:2020-09-15 14:07:45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總角之好


  孫策乃吳氏所出,是長沙太守孫堅的長子。 據《搜神記》記載,吳夫人夢懷日月,而生孫策、孫權的故事 。


  孫堅被朱儁推薦為佐軍司馬攻打黃巾的時候,留下傢人住在壽春。孫策十幾歲時在壽春結交名士,就已經小有名氣瞭,舒縣(今安徽廬江西南)人周瑜慕孫策之名,專程到壽春拜訪。周、孫兩人同歲,且均少年有志,英達夙成。因而於壽春一見如故,便推誠相待。後來周瑜勸孫策移居舒縣,孫策應允。於是,周瑜便讓出靠道邊的大宅院給孫策居住,且升堂拜母,互通有無,年幼相知,世稱為“總角之好”。


  安葬父親


  初平二年(191年),孫堅因攻打荊州牧劉表而被劉表的部下黃祖埋伏所殺,享年三十七歲。孫策當時虛歲十七。孫賁(孫堅的侄子)護送孫堅的遺體返回江東, 將孫堅葬在曲阿,在喪事結束後孫策舉傢遷到江都。


  江都謀劃


  初平四年(193年),孫策守孝事畢後,與傢人渡江居住在江都,準備找壽春的袁術討回其父孫堅的舊部創立功業及為父報仇。(袁術於190年在討伐董卓時與孫堅結盟,曾經私自向朝廷上表推薦孫堅為破虜將軍、豫州刺史,並在孫堅死後吞並瞭孫堅的軍隊)。


  揚州名士張纮也正因為母親去世守孝居住在江都。孫策幾次拜見,和他研究天下大勢。孫策先說出瞭自己的看法:“目前漢祚衰微,天下紛亂,英雄豪傑,都擁兵自重,各圖發展。沒有人出於公心,扶危濟亂。先父曾與袁氏共破董卓,功業未遂,不幸被黃祖所害。我雖年輕識淺,但卻有心要幹一番事業。如今,我想到袁術那裡去,請求他把先父當年的舊部交我統領,然後到丹陽(安徽宣城)去依靠舅父吳景,收集流散兵士,東據吳郡(江蘇吳縣)、會稽(浙江紹興),報仇雪恥,做臣服於朝廷的外藩。您以為如何?”







  張纮推托:“我識見簡陋,況且又服喪在身,對您的事,實在難以幫忙。”


  孫策進一步請求:“您的大名,名聞遐邇。四方之人,無不向往仰慕。我的這些打算,成與不成,由您一言而決。您一定要對我直言相告。如果我志向得伸,大仇得報,決不會忘記您的教誨之恩。”說到動情之處,孫策眼中不覺落下淚來。


  張纮見孫策言辭慷慨,神色間流露著忠義豪壯之氣,深受感動,終於對孫策說出瞭自己的看法:“當年周朝王道陵遲,齊桓公、晉文公才能應運而起;王室一旦安寧,諸侯就隻能貢奉周朝,盡臣子的本分瞭。您繼承父輩威烈,驍勇善戰,假如真能棲身丹陽,召集吳郡、會稽兵馬,那麼,荊揚二州自可掃平,報仇雪恨也指日可待。那時您憑倚長江,奮發威德,掃除群雄,匡扶漢室,所建的功業,絕不會亞於齊桓、晉文,定會流芳千古,豈止作一個外藩呢?目前世難時艱,如果您想建功立業,就應當南渡,我將與我的好友一起去支持您。”


  孫策聽瞭張纮的一番話語,心中激蕩難平:“那一言為定!我馬上開始行動!隻是我有老母幼弟,不便同行,現在全都托付給您。希望您多加照顧,使我無後顧之憂。”


  討還舊部


  徐州牧陶謙非常忌憚孫策,孫策把老母幼弟托付給張纮後馬上趕赴壽春,去見袁術。他流著眼淚對袁術說出瞭自己的想法。袁術聆其語言,察其舉止,知道他能屈能伸,大有過人之處。但要馬上將孫堅舊部還給他讓他自立,自己又心有不甘。於是,袁術便說:“我已任命你的舅父吳景為丹陽太守、你的堂兄孫賁為都尉。丹陽是出精兵的地方,你可去投奔他們,召集兵勇。”


  吳景以前常跟隨孫堅征伐作戰並有戰功,被封為騎都尉,後來袁術被曹操和袁紹打敗退到九江時,袁術上表奏請吳景擔任丹陽太守,打敗前太守周昕,於是占據瞭丹陽郡。孫策與孫河、呂范投靠吳景在丹陽召募士兵,有一次遭到涇縣大帥祖郎的襲擊,幸得程普的護衛沖出包圍。後來會合眾人一起討伐涇縣山賊祖郎,把祖郎打跑瞭,孫策共召募瞭數百人。


  興平元年(194年),孫策帶著數百人去見袁術。袁術這才將孫堅舊部數千人中的一千多人交還給孫策統領。


  漢朝廷太傅馬日磾持節安撫關東,在壽春以禮征召孫策,並表奏朝廷任命孫策為懷義校尉。袁術麾下的大將橋蕤、張勛等也都愛慕孫策的風采。就連袁術見孫策少年英雄,常嘆息說:“如果能讓我生兒子像孫策一樣,我就算死瞭也沒有怨恨瞭。”孫策部下有一騎兵,犯罪後為逃避責罰,逃進瞭袁術的軍營,藏到馬棚裡面。孫策派人追捕,直沖袁術營中,將罪犯搜出,就地斬首。事情結束後,孫策才去拜見袁術,說明情況,向他道歉。袁術說:“士兵裡經常有反叛的事情,你就應當這樣做,謝什麼?”這件事,進一步提高瞭孫策的聲譽,而軍中對孫策也更加敬畏。


  不過袁術為人反復無常,往往言而無信,起初他許諾任用孫策為九江太守,不久,卻改用自己的親信丹陽人陳紀擔任。後來,袁術攻打徐州,向廬江(治舒縣,即今安徽廬江西南)太守陸康(陸遜的叔祖父)索求三萬斛軍糧,陸康不給,袁術早已大怒。正巧孫策以前曾去拜訪陸康,陸康看不起孫策,隻讓自己的主簿接待,自己不出來相見,為此,孫策懷恨在心。袁術就派孫策去攻打陸康,並且又許願說:“之前我錯用陳紀,經常後悔自己用錯人瞭。如果這次你拿下陸康,廬江郡一定封給你。”孫策奉命出擊,輕松拿下廬江。可袁術居然又出爾反爾,任用他的老部下劉勛當瞭廬江太守。對袁術,孫策一次比一次感到失望。


  而在此前,漢獻帝派劉繇擔任揚州刺史,揚州過去的治所是壽春,而壽春已被袁術占領,劉繇便在孫策的舅父吳景和堂兄孫賁的協助下南渡長江,在曲阿設立瞭治所。這次孫策攻打廬江,劉繇憂心忡忡,因為他知道,吳景、孫賁是袁術任命的,他們又是孫策的自己人,擔心他們與袁術、孫策聯手吞並自己,於是就用武力逼趕他們,吳景和孫賁隻好退往歷陽(今安徽和縣)。劉繇派部下樊能、於麋駐紮在橫江郡,讓張英駐紮在當利口,來與袁術對抗。袁術則任用自己的老部下惠衢為揚州刺史,以吳景為督軍中郎將,和孫賁一起率兵進擊張英。雙方隔江對峙瞭好長時間,也沒有結果。


  渡江創業


  吳郡都尉朱治是孫堅的老部下,過去曾任孫堅的校尉,太傅馬日磾在壽春的時候,任命朱治為副官,後又被任為吳郡都尉。他發現袁術政德不立,就勸說孫策趁機收取江東。於是孫策就去見袁術。孫策對袁術說:“我傢舊日對江東人多有恩義,我願帶兵去幫助舅父征伐橫江。橫江攻克之後,我還可在當地召募士卒,大概能召募三萬人。那時,我再率領他們助您平定天下,謀成大業。”袁術明知孫策對自己不滿,但他認為,劉繇占據曲阿,王朗占據會稽,孫策未必能有什麼作為,就答應瞭他的請求,並表奏朝廷任命孫策為折沖校尉。 孫策遂率父親舊部和自己的數百門客東進。


  一路上,不斷有人來投,孫策的隊伍不斷壯大,到吳景的駐地歷陽時,已有五六千人。孫策把東進的消息寫信告知周瑜,當時,周瑜的叔父周尚任丹陽太守。周瑜帶兵出來迎接孫策並贊助軍糧。孫策大喜,對周瑜說:“有瞭你的支持,大事一定成功。”於是,孫策立即率部渡江(參見孫策平江東之戰),進擊橫江、當利,相繼攻克,樊能、張英戰敗。接著,孫策連續出擊,所向披靡,沒人能抵擋他的鋒銳,而且孫策軍隊的軍紀嚴明,百姓們也都相當擁護。


  擊走劉繇


  興平二年(195年),二十一歲的孫策在周瑜、程普和黃蓋等人的支持下,從歷陽渡江,首先打敗瞭牛渚營(今采石磯)的劉繇,奪得倉庫中所有糧食和兵器戰具。勢力越發強大。


  當時,彭城相薛禮、下邳相笮融都依附劉繇,奉他為盟主,薛禮占據秣陵城,而笮融駐紮在縣南。孫策首先攻打笮融,斬殺五萬多人,笮融膽裂,緊閉營門,不敢妄動。孫策轉而揮師攻打薛禮,薛禮突圍逃走。這時樊能、於麋等人,又糾集兵士來奪牛渚。孫策立即回軍,打敗他們,俘獲萬餘人。然後重新進攻笮融:戰鬥中,孫策腿部中箭,無法乘馬,部下抬他回營療傷。有人對笮融說:“孫郎被箭射死瞭!”當時,孫策也才二十來歲,雖有官位名號,但人們還是都叫他“孫郎”。笮融聞孫策死訊,大喜,派將士與孫策部隊對壘。孫策先派幾百兵馬挑戰誘敵,而在後面設好伏兵。敵兵出擊,孫策部假作潰敗,引敵進入包圍圈中,然後一聲號令,伏兵盡起,斬殺一千多敵人。孫策乘勝進攻笮融營地,並命手下將士高聲喊話:“孫郎如何?”聲撼敵營,地動山搖,嚇得不少敵兵連夜奔逃。笮融見孫策還在,越發警惕小心,深溝高壘,嚴加守備。


  孫策見笮融負險固守,一時難以攻克,便引兵南向,先在梅陵(今安徽南陵縣)擊敗劉繇的別部,接著轉兵攻克湖孰(今江蘇江寧縣南湖熟鎮)、江乘(今江蘇句容縣北)等地。然後,整頓部隊,到曲阿與劉繇決戰。


  劉繇與孫策交戰,遭到慘敗,逃往丹徒(今江蘇鎮江市),孫策入據曲阿(參見曲阿之戰),期間,太史慈一人與一騎面對孫策十三騎,太史慈與孫策二人單獨決鬥,孫策搶奪太史慈的手戟,太史慈搶走孫策的頭盔。後來雙方援軍到達才罷兵。


  一開始,百姓們聽到孫郎兵到,都膽戰心驚,魂消魄散,避之不及,官長們也往往丟棄城池,竄伏草莽之中。後來,人們漸漸發現,孫策大軍所到之處,軍士們嚴遵將令,不敢擄掠百姓,雞犬菜茹,秋毫無犯。於是,百姓十分喜悅,爭著用牛、酒犒勞部隊。


  孫策勞賜將士,發佈文告,曉諭下屬各縣:“劉繇、笮融的鄉人和部下來投降的,一概不問;願意從軍的,可以從軍,並免除全傢賦稅徭役;如果不願從軍,絕不勉強。”


  文告發佈後,來歸附者由四面八方雲集風湧,不長時間,就招得士兵兩萬多,征集得馬匹一千多。自此,孫策之名威震江東。不久,劉繇又放棄丹徒西逃,孫策於是奪取吳郡。


  與此同時,朱治從錢塘進攻吳郡,吳郡太守許貢在由拳抵抗朱治,朱治大敗許貢,許貢逃走依附山賊嚴白虎,朱治於是代理吳郡太守的職責。


  袁術在壽春得知孫策擊走劉繇,上表奏請孫策為殄寇將軍。把吳景、孫賁、周尚等人召回壽春留為已用。派其堂弟袁胤取代周尚任丹陽太守,周瑜隨周尚到瞭壽春(今安徽壽縣)。袁術發現周瑜有才,便欲收羅周瑜為已將。周瑜看出袁術最終不會有什麼成就,所以隻請求做居巢縣長,欲等待機會投奔孫策,袁術同意瞭周瑜的請求。


  活捉王朗


  建安元年(196年),孫策繼續進攻江東各地。當時吳人嚴白虎等各萬餘人,處處屯聚。吳景等欲先擊破嚴白虎等。孫策說:“虎等群盜,非有大志,此成禽耳。”於是引兵渡過浙江,直逼會稽。會稽功曹虞翻勸太守王朗暫避孫策的鋒芒,王朗不聽,發在固陵(浙江蕭山縣西)阻擊孫策。孫策幾次發動進攻,均未能奏效。孫策的叔父孫靜獻策,建議聲東擊西,從查瀆進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孫策依計。於是,夜裡一面到處點燃火把,迷惑、牽制正面之敵,一面分出兵馬悄悄從查瀆出擊。王朗出於意外,大驚,派周昕率兵倉猝迎戰,孫策斬殺周昕,長驅直入。王朗敗潰,帶虞翻乘船逃到東冶(今福建福州)。孫策派賀齊追擊,王朗投降,孫策派張昭勸王朗投靠他,但王朗不肯,後來朝廷征召王朗,孫策將王朗送至許都。孫策以朋友的禮節親自拜訪虞翻,虞翻投歸孫策,被重新任為會稽功曹,於是會稽平定。


  同年,孫策開始向漢廷貢獻禮物。


  與術決裂


  建安二年(197年),袁術占有傳國玉璽正式僭越稱帝,孫策給袁術書信,勸喻其不可,袁術不聽所勸,兩人於是絕交不再有往來。孫策還發書信勸說吳景、孫賁、孫香等親戚與袁術決裂,返回江東。


  曹操派議郎王浦攜帶漢獻帝的詔書給孫策,任命他為騎都尉,襲父爵烏程侯,兼任會稽太守,並命他與呂佈、陳瑀等一起討伐袁術。孫策覺得自己統領兵馬,騎都尉的職務有點低瞭,想得到個將軍的封號以自重。派人向王浦微露其意。王浦當即以皇帝的名義宣佈孫策權代明漢將軍。


  當時,陳瑀軍駐海西(今江蘇東海),孫策按詔書要求,整頓兵馬,要去與呂佈、陳瑀會面,謀劃軍機,參同形勢。但他率軍走到錢塘時,情況卻發生瞭變化。原來陳瑀想要乘機奪取孫策的地盤。他派人秘密渡江,拿著三十多個印信給各地散寇及諸險縣大帥,讓他們作內應,等孫策的部隊一開拔,馬上攻取他的郡縣。孫策發現這一陰謀,大怒,派呂范、徐逸統兵直撲海西,大破陳瑀,俘獲他的將士、妻兒等共四千多人。陳瑀往北逃奔袁紹。孫策親自率軍擊破當地的鄒倫、錢銅、王晟、嚴白虎等多處割據勢力,於是吳郡平定。


  袁術對孫策反對他稱帝十分惱怒,便拉攏丹陽的祖郎等地方勢力,並鼓動山越共同對付孫策。而太史慈也占據涇縣,自稱為丹陽太守。


  建安三年(198年),孫策派徐琨趕走袁術所派的丹陽太守袁胤,平定宣城以東各地,迎接剛從袁術處回來的吳景擔任丹陽太守,之後孫策親自進攻丹陽涇縣以西。他先進擊陵陽(今安徽青陽縣東南),擒獲祖郎,又進擊勇裡(今安徽涇縣西北),擒獲太史慈。孫策平定丹陽回師的時候以太史慈、祖郎二人領軍為先導,全軍都感到十分榮耀。回吳郡後孫策拜太史慈為折沖中郎將,授祖郎為門下賊曹。於是丹陽平定。


  這時,袁術之前任命的周瑜為居巢長,魯肅為東郡長,但二人知袁術難成大器,在孫策平定丹陽時相繼棄官渡江來投奔孫策,孫策親往迎接周瑜,拜建威中郎將,當即給周瑜增兵二千人,騎五十匹。又給周瑜鼓吹等軍用樂隊,興建府院住處,所贈賜的東西在軍中無人能比。周瑜引見魯肅,孫策對魯肅的才能十分驚奇,正準備任用時恰逢魯肅的祖母去世,魯肅送祖母的靈柩回東城安葬治喪。


  孫策又向漢廷貢獻禮物,規模是建安元年(196年)的兩倍。漢廷任命他為討逆將軍,封為吳侯。


  建安四年(199年),孫策得知劉繇逝去的消息,太史慈提議為孫策招降劉繇殘兵,二人約定六十日內完成任務,於是孫策派太史慈前去招降劉繇餘下的一萬多士眾。當時群臣皆認為不可相信才剛投效的太史慈,但孫策力排眾議,堅持相信太史慈。太史慈果然招降瞭其劉繇餘部如期歸來,並把豫章郡的情況告知孫策,孫策與太史慈推心置腹的信任成為一時佳話,收編瞭劉繇餘部後,孫策將劉繇的靈柩隆重地送到其故鄉東萊牟平歸葬,並且帶回其遺孤撫養,受到王朗的來信《遺孫伯符書》稱贊。


  孫策正準備與曹操、董承、劉璋並力討伐劉表和強弩之末的袁術,軍隊已經整裝待發,但是袁術已得病而死。孫策派張纮到許都結交朝中大臣,宣傳孫策在江東的功績,並表達對漢室的忠心。


  襲取廬江


  袁術死後,袁術的長史楊弘、大將陸勉欲率部投奔孫策,不料被廬江太守劉勛截擊,全體被俘。而袁術的堂弟袁胤、女婿黃猗等人,也懾於曹操的威力,不敢守衛壽春,抬著袁術的棺木,帶領袁術的傢小和部曲男女,到皖城投奔劉勛。劉勛的兵力驟然大增,但糧草不繼。劉勛便派堂弟劉偕向豫章太守華歆借糧,華歆也正缺糧,隻好派人領著劉偕到海昏(今江西奉新縣西)、上繚(今江西永修縣),向劉繇的舊部告借三萬斛。劉偕去瞭一個多月,才借得兩千斛,於是報告劉勛,並讓劉勛領兵前來攻襲。


  當時劉勛兵力相當強,孫策想借機解決掉,也寫信來,勸劉勛攻襲海昏、上繚。信中,孫策屈己下人,說:“上繚地方十分富饒,希望您能興兵討伐,我願出兵做您的外援。”劉勛決定攻取上繚。他悄悄率軍經過彭澤,來到海昏地方。當地守將堅壁清野,留下一座空城,劉勛一無所獲。


  當時,孫策引兵西征黃祖,正走到石城(今安徽貴池縣西),聽說劉勛已到海昏,立即讓孫賁、孫輔率領人馬駐在彭澤,準備攔擊劉勛,自己則與周瑜率兵兩萬繞襲劉勛的大本營皖城,一舉攻破,俘虜三萬多人。於是,任命李術為廬江太守,撥給他三千人馬保守皖城,其餘人眾,全部移往吳地。


  劉勛聞訊大驚,星夜回軍彭澤,孫賁、孫輔出兵截殺,劉勛大敗,逃往流沂(今湖北鄂城),向黃祖求救。黃祖派他的兒子黃射率水軍五千人來援,孫策揮師進攻,劉勛敗逃,投奔曹操,黃射也逃跑瞭。孫策又得到劉勛兩千多兵士和一千多艘戰船。於是,乘勝進攻黃祖。


  大敗黃祖


  建安四年(199年)十二月八日,孫策進至沙羨(今湖北嘉魚縣北)。劉表派侄兒劉虎和南陽人韓唏帶領長矛隊五千人趕來支援黃祖。十一日,孫策率周瑜、呂范、程普、韓當、黃蓋、孫權等將領同時並進,與黃祖軍大戰,黃祖幾乎全軍覆沒,韓唏戰死,黃祖隻身逃走,士卒溺死者達萬人,孫策繳獲戰船六千艘。孫策在給朝廷的奏折中說:“臣身跨馬陣,手擊急鼓,以齊戰勢。吏士奮激,踴躍百倍。心精意果,各競用命。越渡重塹,迅疾若飛。火飛上風,兵激煙下,弓弩齊發,流矢雨集。可謂驚心動魄”。可見戰況之激烈。


  輕取豫章


  建安五年(200年),孫策大敗黃祖後東進豫章,駐軍椒丘(江西新建縣北),對虞翻說:“華歆名聞於世,但絕非我的對手。如果不早歸附,將來金鼓一震,戰局一開,生靈塗炭,在所難免。你先進城去,把我的意思說給他聽。”虞翻領命進城,見到豫章太守華歆,陳明利害,華歆舉城投降。孫策從豫章郡中分出一部分,設立瞭廬陵郡,任孫賁為豫章太守,孫輔為廬陵太守,而留中護軍周瑜鎮守巴丘。派遣太史慈為建昌都尉,治海昬,並督諸將拒劉磐,使劉磐不敢侵擾。


  江東鼎盛


  孫策平定江東,任命吳景為丹陽太守,朱治為吳郡太守,周瑜擔任江夏太守兼任中護軍,呂范擔任桂陽太守,程普擔任零陵太守,孫賁為豫章太守,孫輔為廬陵太守,自己任會稽太守,以虞翻為功曹,以張昭、張纮、秦松、陳端等為謀士,另外還有眾多武將如太史慈、孫河、徐琨、徐逸、黃蓋、韓當、宋謙、賀齊、董襲、周泰、凌操、蔣欽、陳武、全柔、鄧當、呂蒙等人。


  曹操聽聞孫策平定江東,嘆息說:“猘兒難與爭鋒也!” 於是,把從弟曹仁的女兒許配孫策的弟弟孫匡,又讓自己的三子曹彰娶孫賁的女兒。命揚州刺史嚴象推舉孫權為茂才,並發出征召命令孫策的弟弟孫權、孫翊到許都,想以此拉攏和牽制孫策的勢力。


  遇刺身亡


  孫策容貌俊美,且性格開朗、直率、大度,善於聽取部屬的意見,很會用人,說話又愛開些玩笑,有幽默感,因此贏得瞭士人、百姓的擁戴,士民都願意為他效忠。


  廣陵太守陳登是陳瑀的堂兄之子,在孫策西征劉勛、黃祖的時候,陳登再次秘密派出間諜使者,將印綬給嚴白虎殘餘勢力,陰謀對付孫策報公元197年陳瑀被孫策將領呂范打敗之仇。孫策回師後派孫權攻打占據陳登,但是孫權被陳登打得大敗而回, 孫策到丹徒後準備親自攻打陳登,準備在糧草籌集完備後出發。


  孫策喜歡單身出行不設防備。當時,曹操和袁紹正在對抗,聽說孫策準備渡江北上襲取許都,曹操的將士們都十分驚恐,曹操的謀士郭嘉卻說:“孫策剛剛吞並瞭江東,所誅殺的都是些英雄豪傑,他是能讓人效死力之人。但是孫策這個人輕率而不善於防備,雖然他擁有百萬之眾,卻和他一個人來到中原沒什麼兩樣。如果有刺客伏擊,那他就不過是一人之敵罷瞭。在我看來,孫策必定要死於刺客之手。”後來果如郭嘉所料。


  建安五年(200年)四月,孫策在丹徒山中打獵。他騎的是一匹精駿寶馬,扈從騎兵被遠遠的甩在後面。忽然碰到三人,孫策問:“你們是什麼人?”三人回答說:“我們是韓當的士兵,在這裡射鹿。”孫策說:“韓當的士兵我全部認識,從沒見過你們”。說完向其中一個射箭,那個人隨著弓弦的聲音而倒下。餘下二人非常恐慌當即彎弓搭箭,向孫策射來。孫策在倉猝間,不及躲避,面頰中箭。這時,後面的扈從騎兵尋找到孫策,將刺客都殺死瞭。


  孫策畫像


  史書記載說是許貢的門客為報仇而行刺孫策,但當時正是曹操和袁紹準備決戰的緊張時刻,而孫策又準備率軍北上襲擊許都,迎接漢獻帝,時間過於巧合,故不排除有曹操派刺客行刺的可能。據《江表傳》記載,許貢上表給漢帝,說孫策驍勇,應該召回京師,控制使用,免生後患。此表被孫策的密探獲得,孫策便責備許貢,並下令將其殺死。許貢死後,其門客潛藏在民間,尋機為他報仇,這次終於得手。


  孫策中箭後,創痛甚劇。自知不久於人世,便請來張昭等人,托以後事。他說:“中原正在大亂之中,憑我們吳、越的兵眾,三江的險固,足以觀其虎鬥成敗。你們好好輔佐我弟弟!”


  接著,叫來孫權,給他佩上印綬,說:“率領江東兵眾,決戰兩陣之間,,橫行爭衡天下,你不如我;但舉賢任能,使其各盡其心,用以保守江東,我不如你。”張昭等大臣重臣認為孫翊有長兄孫策之風而希望孫策將兵權交給三弟孫翊,但出乎意料的孫策讓二弟孫權來繼承。孫策認為孫權不善於用兵,希望他千萬慎重不要自己領兵北渡中原作戰,並鼓勵他推舉和任用賢能之人,各自都能盡心用力,從而保衛江東地區。孫策也擔心孫權不能勝任,把孫權托付給張昭,並囑托張昭說:“如果孫權不能勝任,請先生取代他的位置。如果無論如何都不能擔當克敵制勝保衛江東的重任,先生您可以慢點向西返回傢鄉,無須心中有所掛礙。”孫策當夜去世,張昭扶起孫權巡視軍隊,並把孫權繼立的消息上表漢室,並傳達下屬。約在同年四月四日 夜裡因重傷而過世,享年二十六歲。


  關於孫策之死,眾說紛紜。裴松之《三國志註》引《吳歷》記載,孫策受傷,醫生告訴他,說這傷可以治,但應好好養護,一百天不能有劇烈活動,也不能動怒。孫策拿過鏡子自照面目,對左右說:“臉成瞭這個樣子,怎麼還能建功立業!”奮起虎威,推幾怒吼,創口迸裂。當夜死去。


  《搜神記》則說孫策死於於吉為祟:孫策殺死瞭一個叫於吉的方士,此後,每一獨坐,都感到於吉好像就在左右,心中惱火。這次調治箭傷剛有起色,引鏡自照,又見於吉立在鏡中,回頭看,不見於吉,如是再三。孫策摔破鏡子,奮力大吼,傷口崩裂而死。


  身後之事


  孫權稱帝追謚孫策為長沙桓王,為孫策立廟於建業朱雀橋南, 其子孫紹被封為上虞侯。


  陳壽於《三國志》評論孫策為開國奠基人但未受封為帝,孫權於義儉矣,孫盛則持不同意見,當時天下局勢尚未統一,宜正名定本貴賤疏邈,不宜給與孫策之子更高的權力與爵位制造內亂機會,此為穩定局勢之必要行為,且帝王封號不過虛名,況天倫之篤愛,豪達之英鑒,孫權既已將孫策宗廟立於建業,應不會刻意吝於給予謚號,這明顯是為瞭穩定國傢局勢的必要處置方式。


  另外,孫權並未繼承孫策爵位而僅領取兵符,當時所領的討虜將軍、會稽太守為軍職與行政職,均須經過曹操同意,而非領取世襲的爵位,孫策的爵位仍由孫策之子繼承,因此他並非孫策的繼承人,而僅是朝廷指定接替孫策的官員,不封孫策為帝在當時是合乎禮節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