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菲媒:中國若想把南海變後海 越南可邀美日駐軍

时间:2020-09-15 14:07:35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菲律賓“每日問訊者報”網站12月25日發表夏威夷亞太安全研究中心副教授亞歷山大·L·尤文博士的文章,稱中國正在南海爭議區域興建島嶼,並利用這種方式來對這塊盛產海洋生物、富含油氣田的戰略區域聲張主權。他指出,中國控制亞太地區的“大戰略”是“匍匐擴張”,而不是發動大規模的戰爭。

  北京的領土主張——基於其自己公佈的馬蹄形“九段線”地圖——所覆蓋的區域靠近文萊、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和臺灣地區的海岸。其主權主張幾乎囊括瞭整個南海,這一片廣袤的水域包含有從西沙群島、南沙群島、菲律賓以西的黃巖島以及印尼普勞島和納土納島延伸而至的群島、小島、環礁和礁石。

  “匍匐擴張”

  “中國的最終目標是控制該區域。達到這一目標要靠‘匍匐擴張’,而不是發動大規模的戰爭,”尤文在評論中這樣寫道。該評論還有一個貼切的標題,“中國的大戰略挑戰:在南海興建自己的島嶼”。據尤文稱,北京的首選策略是用長期的戰略來獲取區域優勢,即所謂的“切香腸”和“小棒”外交。

  尤文強調,實現北京的戰略需要有3個“必然”,而且這些“必然”之舉是相互疊高的。

  首先,要盡量避免公開地采取武力攻擊的方式——可以考慮啟動沖突,但必須利用好現有的有利形勢。

  其次是控制住這片海洋的大部分戰略點——如果尚未控制住,就必須盡可能地偷偷獲取,實在有必要時才采用有限沖突的形式。

  第三,是要將這些戰略點開發成牢固的控制點、強大的後勤樞紐以及有效的軍力投射基地。

  兩次武裝沖突

  尤文稱,在中國近60年數次擴展新領地的嘗試中,隻有2次涉及到武裝沖突。第一次是在1974年1月,中國從南越手中收復瞭西沙群島西部的群島。第二次沖突小得多,但也很血腥,1988年3月在赤瓜礁與統一後的越南輕微交火。

  “值得註意的是,這兩次沖突爆發的時間都正好處於該地區的權力真空期,第一次是美國從中撤出,第二次是蘇聯撤出,”尤文稱。

  “在這兩次沖突中,中國都得到瞭亞太強國美國的默許。因此,軍事沖突並未造成外交反響。”尤文補充稱。

  北京在占領爭議區域時對地點的選擇,闡釋瞭第二點“必要之舉”——控制戰略點。

  要質量不要數量

  因此,尤文寫道,1988年,中國在和越南爭奪南沙群島據點時,采取瞭“數量換質量”的策略。中國占瞭6座島礁,相比之下,河內占瞭11座。但中國的6座島礁中有5座都位於群島的重要戰略要點。

  中國在南沙群島上首先選擇的就是永暑礁,這是群島上位置最好、土地開墾潛力最大的島礁。這座環礁是進入南沙群島西大門的理想要塞,也是少數幾個最靠近通往南海的主要跨洋航線的南沙島嶼之一。

  據《簡氏防務》上月對衛星圖像的分析,中國正在開墾南沙群島的永暑礁。《簡氏防務》稱,中國正在這塊3000米長、200米寬的開墾地上修建飛機跑道和停機坪。

  永暑礁離其他島嶼又不太遠,也不太近,正好可以隱藏弱點、擴大影響范圍。除瞭這些優勢之外,永暑礁目前是南沙群島最大的島嶼。

  剩餘5座島礁中的4座——渚碧礁、南薰礁、赤瓜礁和華陽礁——位於4個不同的島嶼群邊緣,中國從中可以控制大片海洋區域和進入南沙群島的關鍵水路。中國後來獲取的兩座島礁也均有重大的戰略價值。

  菲律賓礁石“被占”

  尤文認為,1994年年底至1995年年初,中國從菲律賓手中收復瞭美濟礁,這座島礁位於南沙群島東翼的中央,靠近途徑南海東部的海上高速公路。

  文章稱,中國還在2012年收復瞭戰略要地黃巖島,這是菲律賓的傳統漁場,離三描禮士省的普勞島隻有123英裡。

  軍力投射

  “控制瞭西沙群島、黃巖島和南沙群島的數個戰略島嶼之後,中國就擁有瞭比其他國傢大得多的優勢,來扼住‘全球海上航線之咽喉’,”尤文稱。例如,從永興島、永暑礁、美濟礁和黃巖島組成的250海裡半徑范圍的“四點星座”,就能一覽南海主體的全貌。

  “這就意味著,中國要想成為南海的‘上帝’,隻需要將這些島嶼開發成強大的平臺,不僅能為大量漁船、政府艦隻以及控制海空的潛艇和戰機提供後勤支持,而且還能為催生巨大的經濟和安全區域找到證據支點,”尤文強調。

  這正是中國改造永興島的方式,60年前荒蕪人煙的永興島,現在已經擁有瞭近1000名居民以及軍民兩用設施。這些兩用設施包括含一條跑道、一條平行滑行道的2700米的機場,足以起降8架或更多的第四代戰機,如蘇-30MKK戰機和殲轟-7轟炸機等;還包括一座1000米的深水港,可容納5000噸或以上的船隻。

  大量興建工程

  據尤文稱,中國在南沙群島已經興建瞭大量工程,將所占的礁石改造成島嶼。

  據臺灣最高情報官員李善周(音)稱,中國已批準在5座島嶼興建軍事設施,包括華陽礁、赤瓜礁、南薰礁、東門礁和永暑礁。

  尤文推測,如果一段時期之後,中國在渚碧礁、美濟礁和黃巖島興建飛機跑道和深水港灣,在南海構建起防空識別區,這也是不足為奇的事。“隨著擴大對戰略島嶼的占領,中國比其他大國更有可能獲得南海的制空權和制海權,”尤文稱。

  “雖然北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在未來20年內,從西北部的西沙群島到東南部的美濟礁,從東北部的黃巖島到西南部的永暑礁,中國的中途補給基地將會滿佈在南海之上,這並非是不可思議的。”

  反制措施

  面對中國的“匍匐擴張”,尤文建議東盟國傢可以勸說中國暫停工程。還有一種破解中國戰略的方式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例如,首先越南可以為印度軍隊提供金蘭灣的海軍設施準入權,還可以將峴港空軍基地提供給美軍使用,這兩處都是越南在南海沿岸的重要戰略地點,”他稱。

  如果中國並未理會,越南就可以為美日軍隊和海警提供金蘭灣和峴港的準入權,美國和日本可以從這裡巡視南海。 “最後,如果中國執意要將南海變成‘後海’,越南、菲律賓、美國、日本和印度組成的強大聯盟就有必要重新調整這種力量失衡瞭,”尤文稱。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