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後金崛起:薩爾滸之戰

时间:2020-09-11 10:19:52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明萬歷47年(公元1619年)正月,努爾哈赤再次親率大軍進攻葉赫部,這一次給瞭葉赫部以沉重的打擊。葉赫部趕緊向明朝求援。明帝國在努爾哈赤攻陷撫順、清河以後,已任命兵部左侍郎楊鎬為遼東經略,起用山海關總兵杜松、遼東總兵李如柏等大舉討伐努爾哈赤。接到葉赫部被討伐的消息,明朝便日夜催促楊鎬等起兵,還命令福建、浙江、陜西、四川、甘肅等省發兵馳遼,“期滅此奴(努爾哈赤),以雪敗亡之恥”。於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役——薩爾滸之戰,就這樣拉開瞭序幕。



  楊鎬等明朝諸將誓師後,商議兵分四路,分進合擊,直搗赫圖阿拉。楊鎬作鎮沈陽,指揮全局。計劃的四路中,東路由遼陽總督劉綎率明軍1萬人和朝鮮援軍1萬人出寬甸;南路由遼東總兵李如柏率25000人,由清河出鴉鶻關;西路由山海關總兵杜松率領3萬人由沈陽出撫順關,入蘇子河谷;北路由開原總兵馬林率領明軍及葉赫軍2萬餘人,從開原出三岔口(今遼東開原南)。四路兵馬,以西路為主力,齊向赫圖阿拉逼近。這本來是一個十分精妙的計劃,可惜在明軍出動前就被努爾哈赤探知瞭。


  努爾哈赤得知明軍四路進擊的軍事部署後,並沒有分兵迎擊,而是采取“憑爾幾路來,我隻一路去”的作戰策略,集中優勢兵力逐一擊破。於是,努爾哈赤親率6萬八旗兵,迎擊來勢洶洶的明軍。


  萬歷四十七年三月初一,東路的劉綎軍從寬甸出發向西開進;北路的馬林軍從開原出發,葉赫軍還沒開始行動;南路的李如柏雖然已從清河堡出發,但行動也是相當遲緩;隻有西路主力杜松部儼然一股大無畏的陣勢,浩浩蕩蕩地前往赫圖阿拉。不過這位杜松將軍雖然“勇鍵絕倫”,卻是個有勇無謀之人,他為瞭強立頭功,竟不顧將令,擅自先行。待杜松趕至渾河時,努爾哈赤早已在山林深處埋下精兵,並派人堵住渾河的上遊,給杜松制造河水很淺的假象。杜松哪會料到這一舉措,見水很淺便率軍渡河,不料等杜松軍一下水,後金軍便決堤放水,此時河水驟漲,淹沒肩頭,明軍被河水沖散的就有幾千人。還沒開戰,努爾哈赤已經取得一次小小的勝利,後金軍士氣大漲。


  杜松帶領剩餘的軍隊到達薩爾滸之後,得知後金正在加緊趕修“形勢險要,扼鎖陽之咽喉”的界凡城以阻擋明軍東進,便決定迅速進攻界凡城。界凡城北臨渾河東岸的吉林崖,為界凡第一險要之處;南連紮喀關,為界凡第二險要之處;西隔蘇子河和薩爾滸山相望,兩地相距十餘裡;東至後金都城赫圖阿拉100餘裡,而且道路平坦。就是說攻下界凡城,後金國都城赫圖阿拉就近在眼前瞭,因此這裡成為兩軍必爭之地。杜松將兵力一分為二,以一部在薩爾滸山下結營駐守,他親率另一部渡過界凡渡口,準備從界凡城下的吉林崖攻入。


  努爾哈赤認定杜松軍是明軍主力,隻要破瞭杜松,其餘幾路人馬都不足為患,因此他隻派瞭500人防守自寬甸來攻的劉綎軍的先頭部隊,而將主力集中來迎戰杜松。他派遣大貝勒代善率兩旗兵力增援吉林崖,截擊杜松,使得杜松兩部不能互援;自己則親率八旗兵沖向薩爾滸,進攻薩爾滸的杜松軍主力。明軍戰車陣發射巨炮,炸彈爆發,血肉橫飛。後金鐵甲騎兵奮力沖擊,在吶喊聲中,狂撲明軍薩爾滸大營。鐵騎集中一點,拼死進攻,終於突破戰線,縱橫馳突。經過一場激烈的戰鬥,薩爾滸的明軍被擊潰,傷亡十分慘重。而後,努爾哈赤又馳兵與代善會師,打算擊破進攻吉林崖的杜松軍另一部。此時進攻吉林崖的杜松軍另一部,聽到薩爾滸大營失陷的消息後,早已軍心動搖,成為驚弓之鳥,失去戰鬥力。突然遇到從吉林崖山上壓過來的後金軍,士氣更加低落,明軍被殺的丟盔卸甲。杜松率官兵奮戰十餘陣,企圖占據山頭,突然大風揚塵,無法辨認方向,明軍隻好打起火把。明軍在明處看不見敵人,銃炮都打到叢林中去瞭;後金軍卻是從暗處擊明,百發百中。隨後,後金軍以數倍於杜松軍的兵力四面圍攻,杜松軍左右沖擊,矢盡力竭,大部分明軍戰死,剩下的明兵向北一直潰退到渾河,由於搶著渡河,你推我擠,人馬雜踏,被殺和淹死者不計其數。有些明兵過河後,經營盤逃至碩欽山,被追擊的後金兵全部殲滅。



  努爾哈赤初戰告捷,消滅瞭西路的明軍主力,便將目標轉移至北路明軍。總兵馬林率領的北路明軍,原計劃從開原出發、出靖安堡,可是臨時改由三岔口進入後金地界。三月初一晚間,馬林率軍到達富勒哈山的尚間崖,在此安營紮寨,命潘宗顏等率一支人馬駐守斐芬山,這樣和因運送輜重退守斡琿鄂模的西路龔念遂部,互為犄角,可以彼此聲援。


  努爾哈赤消滅西路明軍以後,便揮軍北上追敵,因天已昏黑,他率軍宿於巴爾達崗,大貝勒率軍駐於哈克山。其他諸貝勒大臣率軍沿土木河警戒。第二天清晨,代善帶領三百餘騎馳往尚間崖,當時馬林已得到杜松部被殲的消息,心頭也有一些害怕。見後金兵到達,便“回兵結營寨,四面向,環營浚壕三匝,列火器,俾習火器者步行立壕外,其外密佈騎兵,又列諸火器,他士卒皆下與結方陣,列於壕內”。於是,代善將偵查情況派人報告努爾哈赤,努爾哈赤便命諸貝勒大臣領兵與代善匯合,他與四貝勒皇太極率領一千人馬進攻。努爾哈赤與皇太極率軍迅速進抵尚間崖,登山瞭望,見明兵已佈陣待戰。他企圖命令後金軍先占領山巔,然後向下沖擊,正準備揮軍登山,忽見明營內外合兵,正要沖殺。努爾哈赤看到這個情況,立即收回成命,要八旗兵下馬步戰,可是此時明軍已從西邊突至,代善便怒馬迎戰,直入其陣。二貝勒阿敏、三貝勒莽古爾泰與諸大臣等,亦率旗沖陣。一陣激戰,明軍再次大敗。同時,尚未參戰的六旗兵,不待佈列行陣,就縱馬飛馳,直沖馬林明軍大營,馬林怯戰,策馬先奔,逃回開原,副將麻巖戰死,餘中大潰,全營皆沒。


  努爾哈赤消滅尚間崖明兵後,隨後揮軍東進,攻打駐守斐芬山的明軍潘宗顏部。這時,葉赫貝勒金臺石、佈揚古等率軍相助明軍,與潘宗顏部合軍,行至開原中固城,得知尚間崖明軍已敗,於是回軍。努爾哈赤命令後金軍半數下馬步戰,另一半騎馬在後,向山上推進,已成包圍之勢。斐芬山的明軍進行頑強抵抗,不斷發射火器,但是後金軍仍奮勇沖擊,潘宗顏陣亡,全軍被殲。至此,後金又粉碎瞭北路的明軍。


  奪得尚間崖和斐芬山後,努爾哈赤立即轉兵南下,迎擊東路劉綎軍。劉綎治軍一向嚴整,行則成陣,止則成營,炮車火器齊備,裝備精良,戰鬥力強,努爾哈赤根據劉綎軍的這一特點,采取誘敵速進、設埋伏全部殲滅的打法。當時,劉綎軍並不知道西路、北路已經失守,正向距離赫圖阿拉50裡的阿佈達裡崗行軍。努爾哈赤知道阿佈達裡崗一帶山路險隘,重巒暖疊嶂,很容易設下埋伏,於是親率4000兵守城,派遣主力埋伏於阿佈達裡崗,並命令少數人冒充明朝士兵,拿著杜松令箭速去與他匯合。劉綎果然中計,下令輕裝進城,等他們到阿佈達裡崗時,劉綎讓兵馬單列行進。後金軍突然沖出,隻見伏兵四起、首尾齊擊,劉綎力戰而亡,全軍潰敗。隨後,努爾哈赤又乘勝破降瞭與劉綎協同作戰的朝鮮軍。



  楊鎬作鎮沈陽,掌握著一隻機動部隊,但是當他聽聞三路喪師,卻沒有作出絲毫的應戰反應,還急令李如柏率領的南路明軍火速撤往清河。李如柏受命撤軍時,沿途聽到山上後金兵的鳴螺聲,還以為有伏兵或者追兵,明軍驚慌逃命,自相踩踏,死傷千餘人。至此,薩爾滸戰役落下帷幕。


  薩爾滸之戰示意圖


  薩爾滸戰役是戰爭史上以少勝多的典型戰例,在戰鬥中,努爾哈赤充分顯示瞭其機動靈活的指揮才能,還有後金將士勇猛戰鬥的作風。五天之內,三個地點進行瞭三次大戰,戰鬥前部署周密,戰鬥中勇敢頑強,戰鬥結束後迅速脫離戰場,立即投入新的戰鬥。明軍慘敗的消息傳到開原、鐵嶺、沈陽、遼陽等地,眾人皆懼怕,紛紛逃竄。從此,明朝在遼東的統治動搖,軍事力量一蹶不振,對於後金的威脅隻有招架之功,再無還兵之力。


  薩爾滸戰役後,明朝的遼河以東基本淪陷,後金則繼續與明朝爭奪遼西地區。最終努爾哈赤連奪遼寧、沈陽、廣寧等地,達到瞭40年戎馬生涯的頂峰。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