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战争
晉秦崤函之戰的起因是什麼?崤函之戰的結果是什麼?

时间:2020-09-11 10:19:49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嗨又和大傢見面瞭,今天趣歷史小編帶來瞭一篇關於晉秦崤函之戰的文章,希望你們喜歡。


  晉秦崤函之戰,發生在周襄王25年(公元前627年)4月。


  晉楚城濮之戰後,中原諸侯立即舉行踐土之會。會上,晉文公奉周襄王之命稱為侯伯,繼齊桓公之後領導中原諸侯.此會,秦穆公沒有參加。


  這時的秦國,自秦穆公即位(周惠王18年,公元前659年) 以來已二十餘年。秦穆公任用百裡奚、賽叔主持國政,國勢逐漸興盛。但是,秦囯畢竟僻處西陲,雜居戎、狄之間,土地狹小,隻有涇水與渭水河谷以資繁息。其東面洛水兩岸則屬晉國,又自桃林(今陜西鍇潼關)以至崤函地區,原為西虢之地,後為晉國所並,亦屬於晉。


  秦穆公欲東出中原,阻於晉國,故經常與晉通好,並娶晉獻公之女為夫人。晉獻公死去,晉國發生內亂,秦穆公以割取今陜西卷潼關、河南者陜縣一帶以及山西省臨晉縣西南近黃河之地給秦為條件,立公子夷吾為晉惠公。晉惠公後因上述土地面積廣大,又為晉國命脈之所在,悔約不給,秦晉兩國遂於周襄王7年(公元前645年)戰於韓原(今陜西省韓城縣西南)。


  韓原之戰,晉軍先敗,晉惠公被俘。秦穆公本想乘勢接收晉惠公原先許諾割讓的土地,但由於晉圍在那裡組織力量抵抗,無法接收,秦穆公乃放棄割取晉地的企圖,釋放晉惠公歸國。晉惠公死後,秦穆公又興兵迎接公子重耳赴晉,立為晉文公,並將女兒懷贏嫁給他,以求與晉結好,即後世所謂“秦晉之好”。


  周襄王16年(公元前636年),周襄王因狄人入侵,號召各地諸侯勤王。秦穆公認為機會難得,想借逍晉國前往。晉文公親赴河上,勸說秦穆公南出武關,勤王之事則由晉國就近出兵擔任。秦穆公對此自然鬱鬱不歡卻也無可奈何。晉文公勤王成功後,為安撫秦穆公,隨即出兵幫助秦國攻取鄹國(今河南省內鄉縣 西)與商密(今河南省淅川縣西荊紫突之地),作為對秦穆公的報答。


  但是,晉文公後來因城濮之戰一躍而為中原霸主,秦穆公未免怏怏於心,所以拒絕參加踐土之會。晉文公於是密許秦國,以後中原有事或出兵,晉秦兩國聯合行動,想以此平釋秦穆公的不滿。


  周襄王22年(公元前630年),晉秦兩國根據上述密約,共同出兵討伐鄭國。鄭文公知道晉秦兩國貌合神離,就派燭之武縋城而出,夜見秦穆公。燭之武對秦穆公說:“現在秦晉兩國圍攻鄭國,鄭國自知必亡。若鄭亡而有益於秦,則秦國自應全力以赴,然而鄭國離秦國如此遙遠,秦國攻占瞭鄭圉,也很難守住。


  這樣,鄭亡後必然歸入晉國版圖。晉國之利,就是秦國之害。如果保全鄭國,鄭國必然與秦結好,將來秦國在中原有事,鄭國可為東道之主,供應秦國所需的物資,於秦國實在有莫大的利益。秦國過去曾厚待晉君,晉君許割河外之地給秦,但晉君早晨波河歸國,當夭就築城防止秦國來取,此事恐怕不會忘記吧?


  晉國素來貪得無厭,將來既然東得鄭國,必然向西擴張,危害秦國。秦國現在幫助晉國,正是害瞭秦國自己。請您加以考慮。”秦穆公聽瞭這番言論,自然動心,乃私自與鄭國結盟,命杞子、 逢孫、楊孫三大夬留戍於鄭,自己則率軍返回秦國。


  晉將狐偃見秦軍撤退回國,建議晉文公乘機攻擊秦軍。晉文公因秦穆公過去對自己有相待之恩,而且晉國初立,耢處不久,不願與秦國殘殺,亦與鄭國言和後回晉。晉秦間這一微妙關系,遂為日後晉秦崤函之戰的導因。


  周襄王24年(公元前628年),鄭文公與晉文公相繼死去。 秦穆公得到戍鄭大夫杞子的報告,勸秦穆公潛師襲鄭。秦穆公乃決定乘晉、鄭兩國發喪之際,興兵襲鄭,從此進入中原。大夫百裡奚、蹇叔勸道:“勞師以襲遠,不易成功。我軍越千裡襲鄭,鄭必知之,勞而力竭,欲攻有準備的敵人,很難取勝。”秦穆公聽後不以為然,派百裡奚之子盂明視、蹇叔之子西乞術和白乙丙三人為將,領兵向東。


  百裡奚和蹇叔深知此行險惡,而且很可能招致晉國的千涉, 在出兵送行的那天,邊走邊哭地對盂明視、西乞術、白乙丙說 “我們看著你們出去,恐怕看不到你們回來瞭! ”又囑咐說 “函谷關以東的崤山一帶,地勢最為險惡,經過那裡要特別小心 ”秦軍出發後,過崤山,經洛邑,行抵滑國國塊(今河南省偃師縣)。


  這時,鄭國有個專門以販牛為生的商人弦離,在途中獲知秦軍將偷襲鄭國的消息,便冒充鄭國的使臣求見盂明視,聲稱,“我們的國君聽說貴軍要來鄭國,特派我獻上12條牛犒賞貨軍。弦高同時派人速告鄭國國君,作迎戰的準備。


  盂明視見鄭同已有準備,知道襲鄭難以成功,若進而圍之,則兵力孤單又無後援,遂下令停止前進,駐軍於滑國境內。秦軍在進退兩難之際,為瞭不虛此行,夜襲滑國,將滑國子女玉帛及其他財物滿載 兵車之上,然後撤兵回秦。


  晉國在籌辦晉文公喪事期間,即已獲悉秦軍經過晉國桃林、 崤函地區東進的消息。大夫先軫對晉襄公說: “秦穆公不聽蹇叔等人的忠告,興師伐鄭,這是上天給我們擊秦的機會。天之所予不可失,貪婪之敵不可縱,違天不祥,縱敵生患,必擊秦軍。”


  當時,欒枝覺得秦穆公曾有厚恩於晉文公,今襲攻秦軍,對不起剛去世的晉文公,主張不攻。先軫說“秦國不顧我們的國喪, 討伐與我們同姓的鄭國,是秦無禮於我們,我們還怎能顧及秦國過去的恩惠?我聽說,一日縱敵,將為數世之患。我們為後世子孫著想,也是無愧於先君的。”晉襄公子是決定擊秦。


  周襄王25年(公元前627年)3月末,晉軍抵達崤函地區, 在東、西二崤及崤陵關裂谷兩側髙地設伏,準備等秦軍全部進入裂谷之後,即阻絕道路,分段堵擊。4月初,秦軍由滑國回秦。


  因車輛重載,行動遲緩。進抵嵴函地區時,逍路崎嶇狹窄,隊伍拉得很長。當秦軍大隊進入裂谷後,兩邊晉軍乘機出擊,秦軍前後 不能相救,全部被殲於谷中,盂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亦被俘。 崤函之戰遂告結束。


  晉秦因爭霸演成崤函之戰,對於雙方來說,其實都是不利的。晉襄公惑於一時之利,殲滅秦軍於崤函地區,軍事上雖然獲得全勝,似秦晉之好卻從此斷絕,兩國連年相仇,晉國陷於東、西兩面作戰的苦境,不能再集中力量過問中原,從而給楚國以可乘之機。


  至於秦穆公,自晉軍城濮之戰後一反常態,輕兵遠襲鄭國,犯瞭孤軍深入之忌,崤函地區為晉國命脈之所在,經過那裡必然使晉國不安,秦國縱然得到手,也很難控制住。若幹年後,商鞅主持秦政,采取先固關中而後及於中原的戰略,其眼光超過秦穆公遠甚。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