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楊堅有哪些功績?楊堅能稱得上千古一帝嗎?

时间:2020-09-03 10:00:01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姓

  歷史上對於隋文帝楊堅的評價還是比較高的,但楊堅還不能被冠以“千古一帝“的稱號,因為整個隋朝的歷史太短瞭,而且楊堅在選擇繼承人的時候也犯瞭一個比較嚴重的錯誤。楊堅給隋朝帶來瞭一時的繁華,卻沒辦法是這股景象延續下去,在旁人看來應該都是他兒子楊廣沒能像他父親一樣勤政、務實。那楊堅為何能在混亂的南北朝時期完成統一,建立屬於自己的政權呢?下面趣歷史就和大傢來一起看看吧。


  開皇二字帶有濃厚的神秘宗教色彩,處處詮釋他受命於天的內涵。


  給隋文帝畫像,他的多個側面都極具特色,勤政是他後最重要的風格。禮部尚書楊尚希見到隋文帝“每旦臨朝,日側不倦”,並很動情地勸楊堅說:“周文華以憂勤損壽,武王以安樂延年。”建議他掌握大局即可,瑣碎的政務都交給各層官員。楊堅對權力卻保持高度戒備,不容許任何人分享:“不肯信任百司,每事皆自決斷。”對於五品以上官員任免他都召見談話,與他們互動頻繁,有時忙到忘記吃午飯,隻好讓值班人員隨便弄些吃的墊吧一口。回到宮中批示文件,經常是深夜才能入睡。關中饑荒嚴重,隋文帝收到派出官員帶回來百姓吃的豆屑雜糠後,心酸的淚流滿面,皇帝關心民間疾苦的輿論的大風漸漸吹到瞭底層,大隋帝國臣民們都在慶幸他們遇到瞭一個仁慈的皇帝。饑荒嚴重,隋文帝領著百姓到洛陽“就食”,一路上楊堅和百姓們同行,以至被擁擠到儀仗衛隊中間,衛隊十分緊張,生怕皇帝出現意外,楊堅卻非常輕松不許驅趕百姓,遇到老幼病殘時,自己先引馬避在路旁,遇到山路狹窄時,則讓身邊人幫助挑擔,這些細節的舉動,讓帝國整個民眾對他發出瞭極大的好感,隋文帝溫暖的春風吹過每個百姓的發髻。


  登基三個月他就頒佈瞭一份詔書,要求“犬馬器玩口味不得獻上”。覺得不夠,一個月後又專門下達“禁雜樂百戲”。太子楊勇弄瞭一套很漂亮的鎧甲,楊堅知道後非常嚴肅對他進行瞭批評,並舉例說:“我過去的舊衣服,都留著一個,沒事的時候看看,這樣警示自己不要奢侈,現在我送給你一把刀子,你應該明白我的心意。”


  《劍橋中國隋唐史》對隋文帝給予瞭較為生動的描寫:“他酷愛工作,並把大量文牘從議政殿帶回住處審批。接見朝集使,並告誡他們要勤奮工作和成為有德之人;考察補缺者和官員的表現;贊譽有成績的官員,譴責疲沓和貪污;主持早朝,與大臣們討論國內外政策;巡視全國。從他的工作作風和從他對法律、對儒生和官員的總的態度可以看出,他受瞭法傢傳統和當時常見的個人對佛教的信仰兩者兼而有之的強烈影響。”


  引領儉樸之風從吃飯穿衣上起帶頭作用,史載“躬先儉約,以事府帑”吃飯隻允許有一道葷菜,舉行一些慶祝活動才稍作增加。住的地方也不過多講究,不許精美裝修,出行乘坐的車子的帷幔破瞭也是能用則用。帝國的當傢人親自帶領節儉,很大程度上是力求遏制此前百年的奢靡揮霍之風,“開皇、仁壽之間,丈夫不衣綾綺,而無金玉之飾,常服率多佈帛,裝帶不過以銅鐵骨角而已。”


  如果說以儉樸務實之風打造帝國軟實力建設,那麼推進全方位政治改革則是硬實力。


  隋文帝理政之初,用人平臺狹窄,舊時代的一些大集團依然存在,並保持相當的政治影響力。登基的那一年,隋文帝要去岐州巡察,大臣王誼勸建說:“陛下初臨萬國,人情未洽,何用此行?”楊堅笑瞭笑,用頗具政治內涵的話說:“我過去和你們的位子平行,咱們都是給人傢做臣下的,現在或許有些人恥於再做我的手下,這次出行我就是要樹立權威聲望,以此威懾類似你們這樣的大臣。”《隋書》開皇二年(582年)開始,此後十七年持續向外省派出高級官吏對地方進行不斷巡視,這個頂層設計如同掃帚一般,一掃帝國覆蓋的厚厚灰塵,一時之間大隋帝國呈現出幹凈利落,風清氣正的氛圍。開皇八年(588年)的春天,春寒陡峭,大隋朝的百姓們從這幾年的感受來看,這個皇帝懷揣著絕非一般的雄心,南陳越來越像個顫抖的獵物,而隋朝的弓箭正蓄勢待發。


  不出所料,戰爭形勢越來越緊迫,隋文帝的一舉一動更加備受關註,這個帝國風向標引起瞭人們普遍關註的興趣。


  十月十九日,從京城來到同州,一路天高雲淡;秋高氣爽。在一群人的扈從下,踩著厚厚的落葉,來到瞭他童年的故居。四天的盤恒,他先後瞻仰先父遺跡,追憶往事,無限感慨,沒有人能讀懂他此刻的心境,從佛寺長大,在高層貴族中血雨腥風的宮廷鬥爭中成長,命運的格外慷慨,使他一步步顛覆瞭北周政權,終於把楊姓寫進帝國的當傢名冊,此次回鄉,就是在秘告宗祠,下定決心做出統一全國戰略上的總體部署。


  謹小慎微不是滿足當前版圖,慎重是因殷鑒不遠。擺在楊堅面前的是前秦苻堅率領號稱百萬雄兵揮師南下,企圖以投鞭截流的必勝信心一舉統一南北,結果最終在風聲鶴唳的狼狽下把一個中原大國搞得灰飛煙滅。雖然此後的北魏也曾幾度要飲馬長江,最終也黯然收兵。然而世界上再也沒有比煊赫的統一帝業更讓人感到渴望瞭,對於楊堅,他比任何皇帝都顯得更加迫切,他要用自己的文治武功證明自己取得皇位絕非簡單的偶然,是天命加能力才最終造就瞭一個大隋帝國。


  此前已經有人建議他盡早南下伐臣,對於成熟的政治傢來說,這些都不切合實際,他認為準備一切手段比任何空洞建議更有必要。盡管中間楊堅曾對南陳發出:“我為民父母,豈可限一衣帶水不拯救乎?”的自信,冷靜下來發現這種關系到自己一生重大政治遺產的事情不可輕易決斷。雖然有人輕快地說出伐臣必勝:“大吞小,一也;以有道伐無道,二也;納叛臣於蕭巖,於我有詞,三也。”的三大冠冕堂皇的理由後,他還是舉棋不定,難以決斷。


  一時之間,戰與不戰,成瞭整個隋朝最焦慮的問題。八年後的一天,得到太史密報:“鎮星入東井”的天文訊息後,隋文帝在三月九日這天,正式下達指令——伐陳,一顆巨大戰爭旗子移動後,楊堅長長地出瞭一口氣。


  戰爭進行的順利程度出乎楊堅預期,短短幾十天就大面積壓制住南陳的軍事反抗,此後不久在形式上終於完成瞭大隋帝國的全面統一。楊堅的勤政、用人等有效改革終於結出瞭鮮紅的果子。


  六十二歲的他冒著嚴寒親自奔波瞭幾百裡路親送亡妻到陵園下葬,一反節儉作風,修建瞭一座極其奢華、天下規模最大的禪定寺為獨孤皇後超度。剛一年多,楊堅就一病不起,臨終前對皇太子和負責山陵的官員說:“我的喪事你們商量著辦吧。唉,說這些有什麼用,我實在忘懷不瞭皇後,如果靈魂真有知覺,一定要讓我們夫妻在地下團聚。”沒想到,政治傢的遺言竟然是讓人動容的情話。楊堅和獨孤皇後的感情世界屬於政治婚姻,幾十年恪守一夫一妻制度更是罕見,這段感情深刻影響瞭隋煬帝的政治生活, 楊堅對於亡妻懷念與日俱增,甚至因此喪失瞭對帝國的熱情。在帝業建設中展示出巨大的政治智慧和手腕, 卻終究沒能逃出為情所惑的巨大打擊而倉促撒手人寰。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