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魯隱公對弟弟寵愛有加,為何最後還被弟弟殺瞭?

时间:2020-08-01 09:52:52 来源: 天水姐姓名网 作者: 天水姐

  今天趣歷史小編給大傢帶來魯隱公的故事,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


  魯惠公在晚年迎娶瞭宋宣公的妹妹仲子,後來還被扣瞭一頂“強搶兒媳”的莫須有罪名。


  公元前723年,魯惠公去世。這一年,他的長子公子息三十歲,和仲子生的小兒子公子允也已經九歲瞭。


  此時此刻,擺在魯國君臣面前的尖銳問題就是:到底該由誰來繼承魯惠公的君位呢?


  公子息作為長子,不僅擁有自己的班底,更兼之年富力強,由他繼位似乎更合理。


  公子允雖然隻有九歲,但他是魯惠公的嫡子,更有宋國做靠山,顯然也沒有讓位於公子息的必要。


  如果我們從禮樂的角度來分析問題,恐怕是得不出答案的,因為在那個傳說中“禮樂傳世”的年代,父子和兄弟為瞭君位骨肉相殘的案例實在是太多瞭。


  長子的身份似乎很瞭不起,可如果這個長子沒有自己的班底,那麼他突然“被死亡”其實也不算什麼大新聞。


  嫡子的身份似乎更瞭不起,可春秋時期被殺被廢的嫡子多如過江之鯽,如果隻有這麼一點依靠,那肯定也是成不瞭事的。


  具體到公子息和公子允身上,他們雙方各有優勢,卻也各有短板。於是魯國眾臣在經歷過一番商議之後,決定由公子允接任君位,但由於公子允年幼,所以國君之位由公子息暫代。


  從這個角度看來,公子息和公子允的實力應該差不多,否則絕不會如此便宜行事。


  如果公子息擁有壓倒公子允的實力,那麼他這一方定會站出來一位所謂的“忠臣”,痛斥公子允的支持者:國難當頭,我們不該墨守成規!


  如果公子允擁有壓倒公子息的實力,那麼他這一方也會站出來一位所謂的“忠臣”,痛斥公子息的支持者:上下有別,公子息應該恪守人臣本分!


  公子息暫代君位之後,應該說口碑還是不錯的,沒聽說他幹過什麼缺德帶冒煙的事。


  如果從好的方面看,公子息與西周開國功臣周公旦非常相似,周公旦就曾輔佐自己的侄子,可以算是一位身份純粹的臣子。


  如果從壞的方面看,公子息和篡位已經沒什麼區別瞭,史書對於公子息的稱呼是魯隱公,這是對國君的稱呼,可見史書作者也覺得公子息有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意味,當然那個時候還沒有這個典故,但意思差不多。


  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魯隱公被史書稱為公,你就說他心懷叵測,而周公旦被稱為公,你卻覺得他隻是一個身份純粹的臣子呢?


  在問這個問題之前,你首先要明白一點:周公旦的父親叫周文王,哥哥叫周武王,侄子叫周成王,史書把周公旦稱為周公,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公子息的父親是魯惠公,他的弟弟是魯桓公,他自己被稱為魯隱公,這等於是把公子息等同於他父親和弟弟瞭,說他沒有人臣之心,恐怕也不算是對他的污蔑吧?


  就算是污蔑,那也不是我在污蔑他,大傢應該去質問給他定謚為“隱公”的人。


  換言之,如果周公旦不被稱為周公,而是類似於“周隱王”這樣的稱呼,誰還敢說他是忠臣呢?


  言歸正傳:公子允擁有國君的合法地位,公子息則擁有國君的實際權力,這種“雙頭格局”一共維持瞭十一年。


  從公元前723年到公元前712年,公子息從三十歲變成瞭四十一歲,公子允也從九歲變成瞭二十歲。


  對於公子息而言,年齡的變化或許不會太明顯;但對於公子允而言,則是從幼年變為成年。


  九歲的孩童對於權力或許並不敏感,但二十歲的青年則完全不同。


  到瞭此時,所有人心裡或許都在問一個問題:此時的魯國應該有誰說瞭算呢?


  用大道理來說,公子允是名正言順的接班人,隻是由於年齡太小無法理政,才由哥哥公子息暫代國君這一職位。


  可我們從權力博弈的角度來看,事實顯然不是如此。


  前面說過,正因為公子息實力強大,所以朝臣都需要考慮他的意見,這才弄出瞭一個不倫不類的“代理國君”。


  如果真有人死心眼,緊咬著所謂的大道理不松口,萬一公子息惱羞成怒怎麼辦?萬一公子息在臺下搞小動作怎麼辦?


  讓公子息做“代理國君”不過是為瞭安撫他,也是把當時就有可能爆發的矛盾延遲,等公子允長大之後再做計較。


  現在,公子允長大瞭,這對兄弟會怎樣對待彼此呢?


  從哥哥公子息的角度來看,他有上中下三策可選:


  上策激進,那就是一不做二不休,幹脆把弟弟公子允火並出局算瞭;


  中策中庸,那就是裝聾作啞,繼續維持這種“雙頭格局”,讓弟弟當象征,自己掌實權;


  下策保守,那就是全方位退讓,交出所有權力,爭取讓自己有一個相對安逸的晚年。


  從弟弟公子允的角度來看,他也有上中下三策可選:


  上策激進,那就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哥哥公子息火並出局;


  中策中庸,那就是裝聾作啞,繼續維持這種“雙頭格局”,但哥哥必須放出部分權力給自己;


  下策保守,那就是全方位退讓,主動將君位禪讓給自己的哥哥,安心當一個富傢翁。


  我必須得說,魯國是幸運的,因為這哥倆都不是窮兇極惡之輩,也不是那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梟雄脾性。


  在這種背景下,兄弟倆不約而同地選擇瞭中策:我們可以繼續維持“雙頭格局”,並在有限的范圍內,對一些不太敏感的利益,進行一些不太明顯的爭奪。


  如果事情能按照這個發展步驟,魯國的未來還真不好說會怎樣,沒準最終會像後世的宋襄公和哥哥公子目夷那樣:表面嘻嘻哈哈,背地裡咬牙切齒。


  這其實是所有“雙頭格局”的弊端:權力的兩端隨時會陷入囚徒困境中,因為他們不確定對方是不是借機麻痹自己,然後趁機發動突然襲擊。


  在這種恐懼心理下,權力的兩端恐怕都難免會想到一個詞,那就是“先下手為強”。


  後來發生瞭一件事,據說是某個小人勸說公子息幹掉自己的弟弟公子允,借此謀求滔天之功,而公子息選擇瞭拒絕。


  這個小人害怕公子息把這件事告訴公子允,於是立刻找到公子允,說公子息命令自己來除掉你,但是我不忍心,如果你想反擊,我可以幫助你。


  大驚失色的公子允最初反復猶豫,但最終為瞭保命,還是選擇瞭相信那個小人,於是趁機暗殺瞭公子息。


  十一年冬,公子揮諂謂隱公曰:“百姓便君,君其遂立。吾請為君殺子允,君以我為相。”隱公曰:“有先君命。吾為允少,故攝代。今允長矣,吾方營菟裘之地而老焉,以授子允政。”揮懼子允聞而反誅之,乃反譖隱公於子允曰:“隱公欲遂立,去子,子其圖之。請為子殺隱公。”子允許諾。十一月,隱公祭鐘巫,齊於社圃,館於蔿氏。揮使人殺隱公於蔿氏,而立子允為君,是為桓公。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